读者赞助
主题 : 博尔赫斯:外国人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29  

博尔赫斯:外国人

陈东飚 译


 
神翕里有一把剑。
我是神社的弥宜[1]。我从来没有见过它。
别的宗派供奉的是一面金属的镜子或一块石头[2]。
我相信那些东西被选中是因为它们曾经稀世罕有。
我直言无忌;神道是宗教之中最轻浅者。
最轻浅也最古老。
它保藏着古旧得几乎已成为白纸的经卷。
一头鹿或一滴露珠就足以将它承载。
我们被告知我们都应为善,但它不曾确立一种道德观。
它不主张人行事自有业报。
它不喜以惩罚来威吓或以奖赏来施贿。
它的信徒可以接受佛陀或耶稣的教条。
它尊天皇也敬亡者。
它知道一旦死去每一个人便是一尊保佑其家人的神。
它知道一旦死去每一棵树便是一尊保佑树木的神。
它知道盐、水和音乐都能够将我们净化。
它知道神明多不胜数。
今天早晨一位秘鲁的老诗人造访了我们。他是盲人。
我们在前庭分享花园的空气,湿地的清香,鸟儿或神明的歌唱。
通过一位翻译我想向他解释我们的信仰。
我不知道他是否理解了我的话。
西方人的脸都是不容解读的面具。
他对我说回到秘鲁他会在一首诗里记叙我们的交谈。
我不理会他是否会写。
我不理会我们会不会重逢。


[1]神社中位于宫司之下的第二神职。
[2]八尺镜、天丛云剑、八尺琼勾玉为神社中供奉的三种神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