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五月思农事寄牧斯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15  

木朵:五月思农事寄牧斯




漫步山冈,所见到的景象
已不再更新,而幸运的母亲
形象也停留于过去某些时日,
纯属一个既定的恒常母亲,
它向今日投放多个她的母性。

不可挽回地,近似于挽歌的,
既是农耕文明,又是人丁衰微,
尚能立足于当下的思维,也常
跟资本的淫威相关,重绘一个
健硕乡村既不是必要的,也有

悖于今日的真相。那么,猥琐
的乡村、幸存的母亲如何激发
一个更趋恢弘的抒情模型?
会是最后一首长诗的形式与
主题吗?会是,恋恋不舍的

游子再难物我合一的局外观吗?
直至田头出现最后一个农民
把播种术交付最新的承包人,
还是日出而作的耕耘传统被
温室大棚改变?简言之,守常

还是改变,这是新诗之光
安置乡村的伦理之别吗?
农活仍可讴歌,那少量的
干农活者仍需赋予急切的讴歌,
而对立面会映照出来吗?

被诅咒的事物与人,在哪里?
要去探讨一下得救的苦人吗?
要去增强语言施救的力量吗?
要翻开泥土再看一遍底牌吗?
要不要从母语中找到不辜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