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湖北青蛙:故乡哀歌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01  

湖北青蛙:故乡哀歌

 
 
去拜祭父亲的路上,碰到一头
在河坡下独自吃草的牯牛,它抬起巨大的头颅
跟随我转动。
它大概十分惊异,忘记了拔蹄而行。
它哑默着,安详地透视我
大概忘记了喉咙里,还有自己的语言。
没有语言,它也有自己的世界:又是一年春草绿
它的身体在膨胀。
这温热的寂寞畜生身上,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
未能把握的代表性处境:相似性档案馆。
它是关键词,是索引。它是沉重
也是焦虑。它是远,也是近。是温柔,也是气息。
是记忆分崩离析的部分,也是怀它的子宫
半部尘土灵魂。
透过它,我看到肉体的感情被焚毁,被埋葬
棺椁上人类的造像。整座乡村寂静,再无广大畜力
奔行于野,往昔时光中沸腾的人们
壮怀激烈的身影与弱小的标签
已在地下沉寂。
春光给了所有的平原与川谷,就在我们转身、驻足的地方
如同生命,恋情,它们在有望中到来
最后在无望中道别,离开。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