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苏楷:来到巴黎几乎没有时间沉默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09  

苏楷:来到巴黎几乎没有时间沉默

 
 

诗歌节,不依靠秘密的房间

墙壁上的石头,充满敌意:巴黎
像有颜料的药水,我没有混淆黑白吧。塞纳河
有一条输水管,贴满旧照片
如同,私人抽屉,我打开

所有留下的,难以潜藏在船舱:那是
早晨,很好。你的西岸,

文人不是一颗橘子,一直被剥皮

你与我们的预谋地,香榭丽舍大道
给埃菲尔铁塔悬挂鲜花,许多次

一个巨大的肺,充斥氧气
当餐厅,我用过了牛排,鹅肝酱,波尔多
词语,考虑到表达的居中
并轻轻地带上餐刀,咖啡馆

不需要,只有,写好我的诗就足够了

在身体的解剖室,死亡练习曲
压低声音。艾呂雅的耳朵,十分自由
没在冰碗里浸泡,我仿佛
也将清洗:放松了一次谋杀犯

断头台,超过了黑暗中登临的机会,
那些过客,颅骨的配电室

都是我违背的礼物,精神的挖土机
你不能疾走,宛若巴黎圣母院的钟声

2019.4.6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