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莱斯·马雷:一抹绝对平凡的彩虹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5  

莱斯·马雷:一抹绝对平凡的彩虹

宋子江 译



消息传遍瑞宾斯咖啡厅,
流言传遍洛伦兹尼餐厅,
塔塔索尔赌场里,人们不再盯着密布记数纸,
股票交易市场里,报价人忘掉了手中的粉笔,
人们口袋里揣着面包,走出希腊俱乐部:
有一个男人在马田广场哭泣。没有人能阻止。

乔治街的车流堆排了半英里
耗尽了运动。人群嘈杂焦躁
更多人赶过来。很多人在后街奔走
几分钟以前还是繁忙的主街。指着他:
有个男人在哭泣。没有人能阻止。

我们围着这个男人,没人走上前去
他只是在哭,毫无掩饰地哭,哭得
不像孩子,不像阵风,像男人
没有骂街,没有捶胸,也没有
大声抽泣——他的哭泣有种尊严

使我们让出空间,围成空洞的圆
在正午的阳光下,五角星形的悲伤
有穿着工作服的人,想把他拉走
在人群中看着他,诧异自己的心里
如此渴望眼泪,就像孩子渴望彩虹

有人会说,数年后,他的头上会顶着光晕
他的身上会有种力量。这是子虚乌有罢了。
有人会说,人们都惊呆了,原本是可以把他拉走的
但当时都不在场。最勇猛的男子汉
最有耐力的人,最机智的滑头

都默默地颤抖,倍受煎熬
犹如一场意外而肃静的审判。有人在大堂尖叫
误以为自己很快乐。只有年纪最小的孩子
例如那些在天堂俯视的孩子,会来到他身边
和小狗和尘仆仆的鸽子一起坐在他脚边

“荒唐”,我身边的男人说完便用手
捂住嘴,说出的字犹如呕吐物——
我看到一个女人,身光颈靓,伸手挥向
哭泣的男人,接受了哭泣的礼物;
许多追随者也接受了这份礼物

许多人哭泣,只爲纯粹地接受;更多人
拒绝哭泣,只是害怕全盘地接受,
但哭泣的男人,像大地一样无欲无求
哭泣的男人没理我们,只是继续哭泣
扭曲的脸,平凡的身体,一身哭泣

没有只言片语,只有悲痛;没有讯息,只有悲伤
像大地一样坚硬纯粹,像大海一样呈现——
他停下来了,简单直接地从人群中离开
用一个男人哭过的尊严,抹了抹脸。

闪开他的追随者,匆忙走进比特街。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