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李建春:东湖雪景图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8-12-31  

李建春:东湖雪景图




白玉叠在碧玉之上:无
时间久了,就有了一层非冰非雪非水之物
反对东湖的透明
       油腻之物
结合浮叶,浮渣
       这些现实
也只能占据我心的一角,你奈我何
           起风了
我就荡漾       不起风
我也不改平躺的姿势,仰面接受
光  雨  尘沙
      漏荫的筛子  摇曳
      不能企及我的  肚脐
不知在哪儿,东湖湖心的孔洞
还在吗……无疑是在的,这碧波万顷
往他的软肚皮  一击。
         岸上行人
       不忍踏破
     时光的静,四季的环
我容受暴力有一句名言:抽刀断流水
好吧,其实我也不流
慢慢地增加着绿色素,这让你怕。
几尾飞鱼
   代表我
     欲离开自己的窒息
              生意
在暮光下划出的刀光剑影
每一笔冒出一个活的念头,唯有下雨与我
交合
   雾霰却把中年的爱变成细小的箭头
   射向我这无耻的懒虫
   我有小荡漾迎接你的妒恨
我不干
   你射在树枝,路面,行人的伞上
   挡风玻璃,门框,两岸大楼
   怎么打“丁公”也会闭着眼的额
你这残暴的,用肢体语言挑逗
               我的沉静
               虚假
中年妇人哪,你用百般手段唤醒
我的爱
     我转向内里,充其量
     翻个面,用液体的身子  回应
              记忆之捆绑
不也就是
    一张网么,没入
           我的肌肤
我却把网眼当成经络
  惩罚
    给了我迎接世界的形式
              道
哪里来的骨头,湖岸和湖心的石头
就是
  风格。边缘线的吸引,造成一种抽象
  却包含了很多个体,个个都有生命
  鳣鲔活活,鱼,鳖,小虾,猥琐的存在
  全在碧波粼粼无边无际的中年满足里
不轻易发难,实际上我也从不
荡荡无物,而又好奇
      作为工薪阶层我不断搬家
      每到一条新街,为周围环境的陌生
      而欣喜,探索
      这一家小店的售货员
      那一栋建筑的历史样式
      防空洞的冷气,苏联核威胁的产物
      与这个盛世的关系
      忽然在最明亮的一端发生贸易战了
      这幽深的功能
      转向华为芯片“不必要的部分”
      在“五眼联盟”警惕、排外的
      戒备之下,找不出证据而宣布你
      不安全
  好吧,我也是不安全的
           道
  从来就没有抓住  你限制我
  就给了我一个形状,暂时承认
           如此即我
  东湖       东湖非湖
  非形式。
  我,野性的一汪眼泪
  好吧,我也是湖,城市中央,甚至中国中央的
  宝玉
  金锁
  我其实也没有在四季循环中找到转折
  何时才算开始,冬至还是春节
  元
  人为的规定,权力的命名
  成为世界和时间的出生证
东湖澹澹,水波不兴
  在雪的打击之下,戴着白花而哀悼
  新近一个自由诗魂的死,托朋友送一副挽联:
      海内痛失自由火炬
      案前常有见证诗篇
  我是注定不流亡了,以某种形式的合作
  抗辩,成为“诗硬骨”,这不像我。
      我是谁?
      我也不发这著名的疑问
      而平躺在九省通衢
      活成一种变动的形状
  雪
  越下越大
        不容我冷眼,它们比我更冷。
  冻雨,雪霰,冰雹,大雪
  让常温、常识如此罕见
  我就旁观
      松柏之后凋 
                腊梅的冷艳
  都构成赋予我内容的,因此也不得不是我的
  时间之美 
  道
  在雪盖之下保持零上
  这也值得么
我并不真的坚持,只是尺度太大
              而活
  使我成为雪景图中留白的部分
  你要画上几根线条,那也简单
  雪泥四溅中,几个戴耳套、骑单车的市民
  是从一幅宋画的独木桥过来的
  他们的性格不在自己身上
  在于画家勾勒他们,用与画枯树的疤瘤
  同样的皴法
从湖心,即虚白的主体 看去
所谓的笔墨竟这么粗暴,哪怕一片落叶
                的喊声
  阳光
     快速腐烂
          这雪景
              阳光
               元
  切在年末的地上
  成为开端

戊戌冬月廿三2018.12.29,珞珈山麓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