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小葱:西蜀八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8-12-30  

小葱:西蜀八首




西南交通大学(一)

雨的乐音,路灯光辉灿烂下起伏,
小虫子伸着手臂向节拍外飞。

他拖着我从厄瑞玻斯处带来的
拉杆箱,向前走。
他说蜀犬吠日。
我拎闭合的伞,数帽檐坠落下来的珠箔,
多么透明啊,月球的碎屑。
我们都很专注。

偶有谈笑,
好像空中盘旋,尚未落地的秋叶子,
上面雕刻的一定不是诗,
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我们看着它消失,
在小雨和宿舍楼的拐角处。


西南交通大学(二)

温馨的黑,没有空处,
灯火偏要摇曳而出,
雨雾锁住超市和餐馆,
我们前往,边走边看灵动的水花
在鞋边跳舞,与地面影子分离。

坐定,觥筹交错。
稍后,另一个人,会从明亮,
雨音停息的家中赶来,
加入我们,聊成都天气和历史事件,
也聊新诗和它们的创造者。

直至深夜三点半,雨还没有停,
很显然,巴山蜀水更亲近
黑暗中出没、热情奔放的李商隐们。
——可惜明晨,我就要同他们告别,
像雨中悠然的灵感,潜入另一座城市。


杜甫草堂

气泡的阴影,有一搭无一搭地
敲打楠树下羞愧的旅人。

这一晚,她梦见草堂上的星空,
也是废墟的模样。


富乐山
  ——赠在绵阳学习的河南诸友

亭子未被暮晚的深渊吞噬,
蓝色琉璃瓦上,红叶会有更深颜色。

另一道霞,缩回谁的体内?
大地仰卧,我们正鱼行通过它的肩背。

它深沉,犹如黑暗的内部,
又不缺失思想的色彩。

不能走散。我们都是勇敢的石头,
朝心中的明镜湖移动。

月亮转过脸来,树梢友好的
叶子,为我们而颤动。

一只胖蟾蜍藏身寂静中,梦见
神都的山水,殷勤地把幻境送到我们足下。


阆中古城

这一天之中最后的光,被折叠在
归途。万物沉入黄昏而失语。

我们使用魔法术,缓缓解开
芭茅花的守望,抖落紫红色的线形波浪。

小云雀眼中的闪耀,诞生出彩笔,
涂抹山坡至少几遍,只为画出梦中的海妖。

银河地毯,不断地缩短,
绕嘉陵江几个来回?雅鱼在水底梳头。

我们的脸,也艳丽起来,
像刚刚告别过的,阆中古城墙下的三角梅。

凤凰山以及远方,向我们奔来,
紧紧簇拥——稍后,要和绿星星共进晚餐。


绵阳博物馆

几棵摇钱树,取走了我的眼睛,
那惊愕。——树干上的凤鸟,踮起脚尖
停在影子的错觉之上。

这些老树,小小玻璃罩内停止生长,
叶片外侧的细丝,好像太阳诞生出万缕光,
一只朱雀从方形天窗探出头。

飞起,跳跃,闪亮——
树的语言。我取出一部伟大的字典,
翻译它们,铜绿皮肤和舞动的肢体。

几乎忘了为何而来。我的耳朵靠近
风的嘴唇,树叶一片片
逃出匠人之手,向目的地飞去。

——天堂的门卫,正在吃苹果,
闪电刺破果皮,果核笔划过登记簿,
两个世界便有了清脆的联系。


西充

水滴,在眼中熠熠生辉,
我们看见彼此的车站。

看见这十余年未谋面的光景呵。
——青春的小尾巴已被捏断,
我们?又不是壁虎!

不如先坐下,慢慢话雨声。
让烤鱼的麻辣,像划过中年天空的闪电。

晚唐时的巴山,究竟怎个淅沥?
——是时候了,我们被餐桌上一片
醉了的葱叶变轻。

听懂回音中的隐喻又怎样?
那敏感的耳朵。——还是不能
救出沦陷于诗歌中的自己。


广安小酒馆

窗外烟云的城市并不存在,
只有黑暗,唯一的礼物。
——少年收下我木头的耳朵,开始唱歌。
我却流连昨天,市井茶馆内,
麻将演奏出的泉水叮咚。

我们的眼睛,呈蜜糖色,
为未来祈祷的风帆,停泊在里面。
——什么人会出现,驾驶它?
绿岛屿飘散着《蜀都赋》中火锅的香气,
谁家小海妖,挪动椅子咯吱咯吱响。

举起酒杯、露水和王冠,
什么都不说,光影从脸上闪过,
时间正离我们而去,留下琥珀的咸。
——是什么,是什么,
诗歌墙上,我们的新形象。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