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吕翔:从杨堤到兴坪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8-12-30  

吕翔:从杨堤到兴坪




中巴停在路边,一群妇人
手举花环,热切地簇拥过来
几步开外,穿过牌坊就是码头

最后一个哑女,也失望地走开了
我们扶着昨天,从旧县买来的斗笠
仰头辨认行草,边争论,边按下心头的歉意

半个小时以后,开始发船
艄公领着我们,和一对河北老夫妻
登上摇摇晃晃的竹筏

马达声,欢快而均匀地响起来
碧绿的江水,载行危崖兀峰,饱涨广阔
太深而无反射,只是吸纳日色,散发隐士般的清光

远方飘渺的山影,在雾霭中稀释
一层又一层变淡,直至溶入天空,想必那里的
溪涧,也千头万绪跌落,遥遥向此方汇聚

两岸的凤尾竹、水柳,呈现出
深浅不一的青色,衬托、攀扶着
黄、褐、苍、白的石壁

艄公说,那奇形怪状的山岩
是鲤鱼,是乌龟、老鼠、狮子
是童子拜观音,师徒四人过江
是雄鹰,展翅欲飞
是九匹马,闪着智慧与雄健的白光
奔跑在泛着泡沫的江面上

前后茫茫,无涯无际,不觉舟行
有时竹筏,宛如静止在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之中
只是那含带水气,与橘子花香的风,还在扑面而来

“我们这里穷哇!”艄公说
“橘子一块六一斤
烂在树上也没人收”

“以前我们自己撑船
现在都归政府管,三个月考一次驾照
要花一千六”

“开始我们闹罢工
结果上面来人,一晚上逮了几十个
我们就不闹了”

“以前我们可以靠岸
让游客歇歇脚,吃吃农家乐
现在谁敢?”

“徒步?徒步也是不让的
必须坐船,不过管也管不住
别人愿意走路,还真能不让走?”

他笑起来,点着一根香烟
“过了马山,就没什么景点了
就剩下个二十元人民币”

他熟练地把舵往左一转
景色果然普通起来,那对老夫妻兴致不减
还在东张西望地寻找钞票背景

上岸后,大家按照吩咐,谨慎地脱下救生衣
离开兴坪之前,我们一直在讨论
艄公与政府,以及金钱的话题

2018.4.4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