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孟浪:诗七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8-12-13  

孟浪:诗七首





胡亮导读

  从寸头的丛林,从光头的丛林,出来了,你看,这是长发的孟浪,这是短髭的孟浪。如同他的形体,他的名字,这似乎还是一个孟浪的孟浪。我们曾经猜想过他的嬉皮士主义,学生新左派思想,红脸,龅牙,以及熬夜的眼睛。但是,并非全部如此。他没有追随八十年代中后期的美学狂欢——反文化的狂欢,反崇高的狂欢。他早就离开了那片美学丛林,离开了篝火、烈酒和狼藉。看看吧,这个不合群的诗人,他怀抱巨石,独沉深海,通过颇有法度的写作,奇妙地体现为对今天派的接续和补充。他不是一个嬉皮士,而是一个角斗士,一个把短刀藏在衣袖里的“危险人物”。在当年群起摘除北岛“父荫”的热浪里,他却以他的短刀,他的天涯,他的明月,在某些向度上,几乎代北岛完成了远游和梦游。如果说今天派尚有青春期特征,那么,反倒是这个孟浪,积淀出一种如此肯定、顽固而又迂回的中年写作。孟浪并非替身,相较北岛,他具有更加隐晦的锋锐,更加艺术化的桀骜。他的“小心思”,虽九死其犹未悔,总是潜伏于一个隐喻的深海。什么样的隐喻呢?教育隐喻。学校、老师、课本、黑板、学生、铅笔、橡皮,七者构成了诗人的编码系统:前四者负责传授,后三者负责接受;“橡皮”则有两可的机会,既可擦掉他者,亦可修改自我。孟浪一点儿也不孟浪,他完美地匿身于后三者,与前四者貌合神离,随时都可以开小差,随时都可以说小话,随时都可以逃课和旷课。杨小滨先生曾经强调此种隐喻主要指向中学和小学,可谓深得醯醢之味。小学生,中学生,纯洁而空白,接受起来更快,几乎不会存有什么主体上的障碍——而诗人的担忧却更甚。来读《无题》,“哦,教员们在降临/一个孩子在天上用双手紧紧按住永恒:/一个错误的词。”很显然,“教员”来自天空,意味着降临、施加和影响;而“孩子”,与孟浪诗歌中经常出现的“学生”一样,则意味着朝向既定秩序的被动的学习、练习和不同意见。总是有好学生,总是有坏学生,总是有被断送的学生。孩子全力保护的“永恒”,在教员的价值判断体系中可能就是个“错误”。男孩当然还可以换成女孩。来读《她迅速奔回了少女时代》,“一群学生的心啊,正痛悼未来/一首诗,敢于把整个时代的杀气冻结”。两首诗,以及更多的诗,链成了孟浪的教育诗系列。这已不是随机而信手的快餐式隐喻,对于孟浪而言,这是诗之心,诗之轴,并藉此转动了鬼火冒的字、词、句,将其几乎全部写作——救赎性写作——指向了关于“训导-反训导”的思考和质问。坏孩子孟浪,如此僭越,如此顽劣,如此叵测,对他的无知,或将影响到我们关于当代诗——还有其他方面——的清醒判断。(选自胡亮《窥豹录》,江苏文艺出版社,2018)



我有无数个祖国

我有无数个祖国
我有无数条道路
无数的我闪闪烁烁

你唯一的祖国
你唯一的道路
唯一的一个你正在熄灭


无题

放弃对种子的远眺吧
土地深处无尽的酣眠在继续。

冬天抱着冬天
温暖盖着温暖
多么像内在的群山仓促地逶迤──

巨人,婴儿般退回……
破土,破土,到处是黑发在破土
成为铁丝,扎出脚手架和瞭望台。

放弃对虚无的打量吧
土地深处那手指尖的警觉将生长千年!


无题

不需要走到世界的尽头
你就会遇见公共的忧伤

那触手可及的地平线
也早已气若游丝──

斜阳下城市并无温柔的剪影
到处是巨兽屋尖的利齿密布

即使到达了侥幸的那里
豁然洞开处仍机关紧锁

啊,黑色花奔涌,黑色鸟缭绕!


完成

谁在日复一日翻动田园诗的场景
弯下腰,又直起身子
她灿烂的头巾随手就摘成了夕烟

哦,一枝骄傲的花茎上
有人掐算正枯萎下去的蓓蕾
还剩下多少分秒弥留香气

无数只铁色蜻蜓的十字
悬浮于空中,生产着时代的震颤和不安

比一个箭步多,他却迅疾
消失于神圣讲坛边的侧门
有人,在门上安了拉链
嗞啦一声,他被装入他的世界

而我在远方徒然地夸大风暴
扑面的只是花洒的霪雨
甚至不在脸庞上凝结未来:谁堪缔造啊
眼泪,星光,疼痛,故乡


纽扣

错误地做了世界的一粒纽扣
世界光着身子找不到它的制服
我们找不到扣眼

留下的只是针脚
布满裁剪得漂漂亮亮的土地
整匹整匹的高档衣料正在行走
我们没有留下足迹

闪现灵魂火花的地方全部虚焊
光着身子肩披威武的甲胄
让缝衣针拔地而起

有机会我们趁机倒下一具
很具体的尸体
一粒纽扣落地无声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像纷飞的弹片。

我还是迎了上去
我的年轻的脸。

在这片土地上
我把我剩下的最后一点勇敢用完。

我不带一丝畏惧的眼瞳里
只有小小的天空在盘旋。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像一片足够有力的种子
在我身边的土地上撒遍。

我是伏在土地上死去的农民
小小的天空在我头顶盘旋
永不消散。


十月

是末日在引领我们前进
全金属的人声更激越了。

抽屉口,一座悬崖停在那里
悬崖顶上停着一张八仙桌:

骰子与棋牌,诗书与酒
在崖底,仍然有通往更不测处的楼梯口——

仍然有人失足
仍然有人若无其事关上抽屉。

末日,在引领我们前进
全人声的金属泊遍晴空。

但是末日在引领我们前进
我们又迎来了滥觞的一天。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