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邹波:信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04  

邹波:信仰




第一声竟是一只加拿大鹅像野营指导员
接着又呼噜,鸣哨,远行的呐喊
甚至更晚起的金哨子在人声之后
一串编好的鸟鸣的珍珠
收为群山桃心的倒影
各年代的风雨,在交叉嘲讽:
生活过早完成了
无论好的完成还是坏的完成
谁一念之间,又造成了天气
公路边苹果树叶里最后斑斓的纱巾
还这么年轻,一切都逼近了
最不稳定的是蓝天
在一片三叶草上
一个名单还是一片痕迹
一个提问自身带着答案,或者
停止写诗,身背一笔债
青春悄悄过去了
这层枫树游泳的种子
考古意义的前夕
改变的只有乌云
一定捕捉好这串黑火药
……但我高兴
你召唤的群氓并没有来
现在鸭子在水里领着人影子
也许根本没有这群人,我一直记错了物种
何况我记错了时间,整整一周
这种士气并没有出现——
这挺起圣诞树、让礼物漂浮的士气
何况,今年甚至我的祝福也用完了
只剩祝你
歌唱得比隔壁教堂克里斯滕森要好
峡谷里枯树挂着头巾
是谁刚放弃了信仰,或是被剥光了
这些乌云,多想把这些水从我头顶运过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