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重阳节母子登化成岩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8  

木朵:重阳节母子登化成岩




山顶之亭施放山顶的奥义,
(应剔除气喘吁吁的成功学)

但它的物性并未被山顶承托。
在山顶,日出日落、抵达返回,

几乎都以插足过亭子为周转:
亭子仅是一个通道,却又不似

灵异世界的接口,它差一点
素朴于无花无果的非他者,

登顶人何曾日夜想念一个它?
被筑造为可见(不可爱)的通俗,

不可见的形象约等于尚能结果
的栗树无言的战栗,一旦寄望

战栗的芳邻或踽踽独行的拾栗人,
亭子就将面临无由的诱惑:

由一个仅次于它的事物来见证
它的亭亭玉立,这将是见证的

无趣与矮化。来访的一对母子
有可能是数十年来最好的证人,

但人子悟道弥深,自身难求证,
人子与孤亭的互证也太多余。

台阶上黄叶散落,无序于有序,
有情于无情,亭之侧影赠送

慈母重阳的背景,手杖也在
亭子注释许久的荆棘丛活跃。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