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桑克:纪念曼杰施塔姆先生在转运站死亡78周年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6  

桑克:纪念曼杰施塔姆先生在转运站死亡78周年




  我的耳机,我的小告密者,
  我将记住那些短暂的、甜蜜的沃罗涅什的夜晚
    ——曼杰施塔姆《“我的耳机”》


躺在稻草之中。
稀稀疏疏的稻草,
来自兴凯湖以北的
中国稻田。
日本人、韩国人经手的。
稻草下是陈旧的木板,
原始木香早已消逝。
缝隙间,
臭虫和蚂蚁
还是比较尊贵的,
而老鼠惊人,
戴着眼镜,
对着报上的西里尔字母
指指点点。
听不懂俄语,想必都是
纪律要求的赞美。
盖着轧线棉袄,
布罗茨基穿过。
棉团不团结,各自据守
各自的堡垒。
冬天挥着马刀,
从各个缺口攻进,
而扎进棉袄分分钟。
眼睛空洞,
似乎回忆
天堂一般的,蜂蜜一般的
沃罗涅什。
胃从一片肥硕的栎树叶子
缩成小巧的
樱桃叶子。
那鼓声完全没有训练,
听不见真正心声。
左腕脉搏尚存,
晦涩地背诵涅瓦河的风波。
嘴巴微张,
唇皮犹如干枯的蒜皮。
法语多么遥远,
从漏洞中望见的雪,
当然就是列宁格勒市的雪。
以一根隐形绳索,
枪栓连接着心脏,
只要“哗啦”一声,心脏
就从嘴巴里跳出来,
仿佛岸上的鱼,
扑扑棱棱,拍打着
红色的烟尘。
温度正在告辞,
对他垂着
早已弯曲的脑袋。
手提箱枕着,
私人财产只有一把
断柄牙刷,商标上的文字
是仅余的文明。
尘世也在告辞,
它根本不会留恋
不与权柄依偎的
风干橡树。
回光返照的显示
只是一句明显念出声的诗。
究竟是哪一句,
没有比编剧
和暗探更好奇的。
然后是岑寂,
是草草埋葬,
是没有任何标识的远遁。
蚂蚁停止搬运,
因为西风哭着
跑过头顶。

2016.12.27.12:46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