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一行:反对隐士之诗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3  

一行:反对隐士之诗




早上,我读到的诗中……有菊花、飞鸟与群山。
菊花在院子里开放,诗人走向这被花托托起的
小小的自然:“一只返回山中的飞鸟,正窥见
我在篱旁细嗅菊花。”阅读时,我仿佛变成了
这只飞鸟,看着一位隐士漫步在诗行间,
沉醉于芳香的世界……但我并不想
返回山中,尽管此刻,我就住在山边。
我活在城市里,即使是这远离市区的城郊——
或许,我也活得像一位隐士:离群索居,每天在书斋
阅读、沉思、写作,闲暇时可以赏花、浇水
或眺望群山,偶尔也会走进那片野蜂飞舞的树林……
但我知道,我全部的生活、思想都与城市相连,一刻
也不能分离,如同飞鸟在远离山林的地方
从未真正与山林分离。我每日需要的食物、供水、电力,
我身边的器物与家具,都由不同的路线和管道
从城市运来,抵达我身边。这些都是
今天的支撑物……在古代,那些素雅、悠远、
逸致或闲情,有赖于奴隶、仆人和女人
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劳作。卑微的汗水
在毛孔中变黑,如贵族笔下每一个字耗费的墨。
谁在为我们今天的生活付出,像花托那样
托起我们如菊般秀丽、美好的诗篇?
当我们阅读古人的绢帛、书简,
谁在为我们种田、买菜、做饭?
我们的衣服,在洗衣机里缓慢旋动;排泄物
在抽水马桶的轰鸣中进入城市下水道的流转;
而我们却想象着自己仍是古代的贵族,
徜徉在菊花与明月之间,与飞鸟、群山做伴。
隐士们活在洁净的诗里,厌恶汽车与手机,
他们的诗篇仍要通过电脑上传到网络,进入
扫描、打字、印刷的程序,抵达读者眼前。
噢,诚实的诗人!请从隐士般的幻想中出离,
进入这混乱、卑污却生机勃勃的世界!
我知道,这样的呼喊已无法被他们听到——
许多人在菊花般旋转的CD唱片播放的琴曲中
一边读着《诗经》或荷马,一边用毛笔写字,全然不顾
这轻飘、虚浮的宣纸,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戳破。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