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维吉尔:农事诗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0  

维吉尔:农事诗

灵石



击打你[1]的是神的怒气,因你要赎的
是一宗大罪:可怜的俄耳甫斯
与妻子阴阳阻隔,他为爱而癫狂,
让上天降罚于你——除非命运阻止。
都是你激情的追逐让欧律狄刻
慌乱地沿河飞奔,丝毫没看见
守候在岸边高草丛中的凶蛇。
林间仙女的惊叫在山岭间回荡,
黑海岸边的高山,战神钟爱的
瑞索斯土地,赫布鲁斯河,
还有色雷斯的人们都为她哀伤。
俄耳甫斯用竖琴抚慰病痛的爱情:
“温柔的妻,你独自留在荒凉的海岸,
独自送走黎明和夜晚……”他唱。
他甚至穿过黑暗狰狞的地府入口,
走进雾瘴弥漫、令人心悸的丛林
来到憧憧的鬼影间,想驯服冥王
任何哀求都无法驯服的坚硬的心。
从冥界的最深处,被他的歌打动,
飘忽的幽灵和那些永不见天日的影子
聚拢过来,就像千万只鸟被黄昏或冬雨
从山里驱赶出来,寻觅栖身的树枝:
女人,男人,走完生命旅程的
伟大英雄的身体;男孩,未婚的女孩
和在父母眼前被放上柴堆的年轻人。
科基特斯河的黑色淤泥,丑陋的芦苇
和阴暗池沼的死水囚禁着他们,
九重的斯提克斯河更锁住了周遭。
甚至死神的幽深宫殿和头发缠绕着
暗青毒蛇的复仇女神也神情恍惚,
三只脑袋的冥犬张着嘴呆立,
伊克西翁的轮子也突然静止。
他已开始往回走,闯过了所有艰险,
失而复得的欧律狄刻也将重返阳间:
她跟在他后面,因为这是冥后的意旨。
俄耳甫斯心里突然涌起了疯狂的冲动,
——这本可以饶恕,如果死神懂得饶恕。
他竟然忘了!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微光里的欧律狄刻,他生命的生命!
——所有的努力顿时殒灭,地府的约定
岂容违背?阿佛纳斯山谷响起三声雷霆。
她说,“俄耳甫斯,什么样的疯狂毁掉了
可怜的我,还有你?看,残忍的命运
又在唤我回去,睡眠已盖住我迷蒙的双眼。
我只能说再见:巨大的夜把我往回卷,
我徒然向你,向你的手,伸出我的手!”
她说着,突然从他眼前消失了,就像雾
遁入了惨淡的空气。她再也看不见他:
他无助地拦住飘荡的幻影,许多话
从此埋葬。守卫冥府的艄公卡隆
也不再允许他渡过隔绝阴间的水波。
他能怎么办?两度丧妻的他该到哪儿去?
怎样的泪水,怎样的声音能打动地府的神?
她冰冷的灵船此刻正在穿越冥河!
他们说,一连七个月,他都坐在
高峻的山崖下,对着荒凉水岸哀哭,
在冰冷的洞穴里吟唱自己的命运,
感动凶猛的虎,冷漠的橡树……

*这里的“你”指阿里斯塔欧斯,整段诗都是海神普罗透斯对阿里斯塔欧斯说的话。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