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K.塞奇达南丹:无限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0  

K.塞奇达南丹:无限

任绪军



  我想同你做
  春天同樱桃树所做的
    ——巴勃罗·聂鲁达



1
最后一滴夏雨
正滴答于那片落在
窗边的芒果树叶。
我像个破解指纹、玫瑰花瓣、
手稿和毒药瓶的
夏洛克·福尔摩斯一样
收集了你的信件,你身上的
指痕和气味
试着解开你的秘密。
我重塑你的轮廓
像醉酒的司机看见一道彩虹
穿过挡风玻璃。
最终,带着抑制不住的热情,
我拥抱来路上经过的一切:
发情之秋的湿袍子,
夜来香半开的花枝,
卡夫卡写给米勒娜的信,
洛尔迦的谣曲,
《拉曼南》[1],
《蒙娜丽莎》。

2
那是一个夏夜。
你悄悄放你的手掌在我掌上
像上帝擦亮一道彩虹
放在蔚蓝天空。

那诺言意味着什么?
 
——我们将沿着
没能共同分享的一个童年春天
那些雨水湿透的僻巷走下去
从坑洼里溅起水来?
——我们将通过一个令人
兴奋不已的吻传达给彼此
我们艰辛过往的全部不安之史?
——你的耳朵将散发茉莉花香
当我的唇变成一阵情热的微风
低语“爱是与一位天使永恒的争论”[2]?
——把我们的羞耻长袍
扔进火里,整个夜晚,
我们用热切之舌
尝夜花酿的野蜂蜜?
 
3
你是在越南躲避炸弹,
那个瘦小的七岁孩子。
在你村庄叶子枯干的巷道着火时,
你裸身奔跑,把你燃烧的身体
留给风和太阳。
你所至之处是我
哄饥饿者入睡的乳房。
在屡经战争的伤疤中
我已为你存留好
一桶文字来熄灭火焰,
为你烧伤的心留一滴蜜
为明天留一粒葵花籽。
 
请不要说我们在两个行星,
我们的舞步被上了镣铐。
请不要说它从我们梦见了
叶子和鸟儿的岩石中来。
 
自打你出生你便是我的。
我长出这些荆棘等着你。
 
然而只有深入沙滩的春天
才能将枣椰[3]充满甜蜜。
 
4
被清凉微风玫瑰般的爱抚安慰,
我们走在像片孔雀羽毛
一样躺着做梦的湖边。
在蜜与酸之夜
脸红的回忆里
你的心在我手中悸动。

我的唇有四道彩虹;
而你的乳房,四朵云。
你的发缕
在我枕上草乱书写:“你的香气,亲爱的,
我将携至我的园子。”
我舌头向你的小肚肚低语:
“我渴望在你里面萌芽,
我想要诞生于摆脱了战火的世界。”

你在别斯兰那些
被屠杀的孩子[4]上空抽泣;我从巴格达
爆炸的屋顶掉入最后的葡萄园
摔成碎片。
上帝扔下的一个烟屁股
朝我使眼色:“你又多了
三个夜晚来庆祝你的幸存。”

5
你放一枚红色的曼查迪[5]种子在我额上。
我绕你肚脐滚动一颗珍珠。
我用香蕉花蜜
搽你的乳头。
你放一朵紫色的曼加纳里[6]花
在我唇上,吹
一组图卡拉姆[7]对句到我胸膛,
我以伊朱扎钱[8]诗中一片叶子
来礼拜你的眼睛。
我说:马蒂斯
你说:贝多芬
我说:梵高
你说:莫扎特
我说:毕加索
你说:斯特拉文斯基
我说:布莱希特
你说:库马尔·甘德哈尔夫[9]
我说:巴列霍
你说:拉曼纳冉[10]
我说:爱。
你说:爱。

我举你至酒杯般的月亮。
随后我们接吻,为宇宙万物干杯。
你回来,一道彩虹
环绕你的脖子,一颗星在你发间。

你说:天空
我说:海洋
蓝色包绕我们。
蓝色音乐。蓝色月光。
蓝色的你。蓝色的我。
蓝色迷药。

6
我正给你读里佐斯的诗行:
“我知道现在是太迟了。让我来
因这么多年里我都独自一人”[11]

我曾以为你将谈及
里尔克的狮子或马拉美的天鹅;
 
但你在思量着爱,
诸神中那最美的。

7
为何你诞生得如此晚?
你曾在哪一颗星星,哪一片水域?
哪一次日出,哪一种人类的恐惧?
 
不,爱从未来迟;
它废止年岁,
闪电一般落在时间中心。
随后坐在墓碑上
它低吟策兰怀旧的诗行:
“你金色的发,玛格丽特,
你灰色的发,舒拉密斯……”[12]

噢,你直直的发令我疯狂。
像从前线回来的
贪婪士兵,一再沿着乡村
驾驶他们的货车,
我的手指顺那些黑色巷道
起劲摸索着
一块手镯碎片,
一滴月光,
一支被遗忘的摇篮曲。

你情热的唇令我疯狂。
我再三返抵它们
像个酒鬼回归他的酒。
我返抵你结实的乳房
像个虔信者回归他家庭女神的
大理石偶像。
我返抵你燃烧的肚脐
像供品回归祭火。
我是供品,第一个男人。
你是火,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
无限而永恒。
你是高瑞、阿鲁娜、巴尔伽薇依、梅蒂尼。
我是盛开于部落小村的木槿,
唱念你的千个名,
渴望到你膝上去。

8
我曾穿过许多半明
半暗的胞胎旅抵你。
你有许多名字:拉妲、乌尔瓦西、
莱拉、安娜尔卡丽、莉拉、钱德丽卡:
每一个都是朵半开的葵花。
我既不想要朱丽叶也不想要克利奥帕特拉;
我只想要棘手的那个,爱我的那个,
开在沙漠里的,
记得一切的,分享一切的:
痛苦、疯狂、语词、思想、
身体、灵魂,一切。
 
传说中的女儿,请将我
带离这日渐
糟糕的世界
为了那些钢琴峡谷中
兰吉尼[13]月光里
尚未盲目的人。
 
瞧,鲍勃·迪伦已变成月光;
每棵树都摇摆在他吉他微风里。
 
9
你把我的牙齿留在你右乳上的
红印掩藏在了哪里?
你把它借给了夜空?
 
所有交织于天空的鸟儿都变红。
叶子,花儿,溪流,小山,都变红。
一枚红月亮俯身在一片红海上。
明天的太阳也将变红。

一张床单如何在一夜之间
变成了筏蹉衍那[14]!
性爱也是冥思,
以二十四种姿势。

10
“像红色土地和瓢泼大雨……”
一个微笑从《库伦柔凯》[15]
书页里跳出来。
我们被如此混合、捏塑
没有干旱能够分离我们。
我就在你的每一滴里
你就在我的每一粒中。

你是一丛竹林。
当我吹过你,
你每个毛孔都渗出肖拉西亚的音乐[16]。

你是一块调色板。我疯狂的手指
把你的色彩涂在画布上
像一幅保罗·克利[17]画作。
你的脚镯回荡在我所有语词间;
你翅翼的扑打声
回响于我全部的季节。

这本你一直为我翻开着的潮湿的书,
是《吉塔哥文达姆》还是《嘎沙萨普塔萨提》[18]?

11
你喉咙里有许多鸟儿。
一只,是鹦鹉,另一只,八哥。
你睡觉时,它们回到树林。
当我看你裸睡,
我回忆起广岛[19]。我把
玻璃碎片从你身体里取出来
擦去凝血。
你是每一个女人,被弃于
森林那个,被葬在
回水里那个,街上被石刑的,
火刑柱上被焚烧的,被毒害的,被交易的,
被爱的,新娘,寡妇,妓女。

让我亲吻你抗争的身体
为所有没能在大地上
开放的花儿,为爱人和难民。
 
噢,我的抹大拉[20],
我非耶稣。

12
现在半睡着,我们听卡比尔[21]。
罗摩放弃王位
放他的手臂在我们肩上
歌颂从徽章解脱的身体
和无条件的爱。
他邀请我们去无限。
 
我窥入你眼睛的夜空。
那儿新月拉着小提琴。
来,此刻,让我躺你膝上。
 
我希望听到大海浪涛,如同
库马尔·甘德哈尔夫吟唱图卡拉姆阿邦[22]。

13
你用我昨晚饮酒的唇
自讲坛处读诗。
我的手变成抚你头发的微风。
每个浮现的词都带着一个湿湿的吻印。
我们看不到听众。
让这世界消失;你的语词只为我。
每个人的语言如何在特定时刻
变成了仅属于我们的!
每个名词都变成一根伸向我的橄榄枝,
每个形容词,一只翅翼,每个动词都滴答着
像只测量爱之跨度的时钟。
 
请求同义词让我们单独待着,
让我们直接交谈。

气味狂乱,我一头扎入你。
你是最为狂野的河流,
波涛汹涌的海,越过《圣经》的
盐之旅,灰烬下面
星火的守夜。
 
14
告诉太阳明天不要升起。
告诉门不要急急敞向这世界。
告诉床不要把我们出卖给日光。
 
你的面颊红似火焰上的一道拱。
我把你当个小女孩看,白色小裙子,
头发编了辫子,手里捏一片
柔嫩的椰树叶,牵着妈妈的手
走在去教堂的路上。
我见你穿了宽松的裙子,在乡村场坝上
等着巴士。当时你注意到我了吗,
如同只蝴蝶振翼于你周围?
一只麻雀,我曾从你学校教室的
窗台观察你。
你迈动的每一步都朝向我。
 
我害怕。明天夜晚也将到来。
噢,血与魔之夜,
地狱里,没有你。
 
在我们分离前,请投身于我的语词——
你独一无二的,白百合
与辛辣椒混成的香味;
难得一闻,那穿越骤下的雨水,
燕子啁啾的声音;
将旋风的消息传至每个毛囊的
你长长手指的触摸;
我绝不会知晓
那黄兰花的,或石榴粉红果肉的,
你的秘密之味。

随后我便可以直直注视这骇人
世纪的日食:直到我盲坏的眼睛里
只留下,只留下
你那被钟爱的形象。

2005
(由诗人与里齐欧·拉吉(Rizio Raj)一起从马拉雅拉姆语译成英语)


注释:
[1]Ramanan,一首由钱嘎姆普扎·克里希那·派莱(Changampuzha Krishna Pillai)创作,流行的马拉亚拉姆语田园哀歌。——原注
[2]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Jaroslav Seifert)《与一位天使抗争》(Struggle with an Angel)。——原注
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1901-1986),当代捷克斯洛伐克重要诗人。他一生中总共出版了三十九部诗集,主要有《泪城》、《全是爱》、《信鸽》、《裙兜里的苹果》、《维纳斯之手》、《穷画家到世间》、《妈妈》、《铸钟》、《皮卡迪利的伞》、《避瘟柱》、《身为诗人》等。除了诗歌创作,塞弗尔特还译过法国诗人阿波利奈尔的作品,创作出版过《极乐园上空的星星》、《手与火焰》、《世间美如斯》等文集。塞弗尔特于1996年获得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艺术家”的称号。1984年,因展现出“人类不屈不挠的解放形象”而获诺贝尔文学奖。——译注
[3]the dates,双关,又指“日子”。——译注
[4]指别斯兰人质事件:2004年9月1日上午9时30分左右,一伙头戴面罩、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突然闯入俄罗斯南部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刚参加完新学期开学典礼的大部分学生、家长和教师赶进学校体育馆劫为人质,并在体育馆中及周围安放了爆炸物。俄罗斯军方包围了学校3天试图解救被围困的平民和学生,事件在9月3日结束但导致了326名人质死亡,从而成为俄罗斯最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译注
[5]manchadi,海红豆(Adenanthera pavonina)在印度喀拉拉邦的名字。在中国,海红豆又叫“相思豆”,向来是爱情的一种象征,王维名诗《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译注
[6]manganari,据诗人自己解释,此指一种散发芒果香气的紫色花。——译注
[7]Tukaram(1577–1650),一位杰出的瓦尔卡里(Varkari,意为“一位朝圣者”,是印度教巴克提派宗教传统中一种毗湿奴派信徒的虔信运动)圣徒和巴克提(Bhakti,巴克提教派运动,又称虔信运动,是印度教与伊斯兰教之间既彼此对立又相互影响的产物。12 世纪兴起于印度南部,初期的代表人物是罗摩奴阇(?–1137 )。罗摩奴阇强调“梵天”在印度教诸神中的至高地位,认为“梵天”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保护者和毁灭者,一切存在皆由“梵天”而来。13 世纪以后,巴克提教派运动由印度南部传入北方各地, 主要流行于城市下层群众中,罗摩难陀(1360–1450 )和克比尔(1440–1518 )成为主要的代表人物。罗摩难陀不仅认为“梵天”是宇宙万物的主宰,而且强调众生平等的原则,所有虔信“梵天”的人不论身世高低贵贱,皆可获得解脱)宗教诗人。——译注
[8]Ezhuthacchan,参《罪恶:罗马组诗》第一首《诗歌的沦落》注释(3)。——译注
[9]库马尔·甘德哈尔夫(Kumar Gandharv,1924–1992),一位知名的印度古典风歌手。——译注
[10]M. D. Ramanathan,一位著名的南印度古典歌手。——译注
[11]扬尼斯·里索斯《月光奏鸣曲》。——原注扬尼斯·里所斯(Yannis Ritsos,1909-1990),二十世纪希腊著名诗人,现代希腊诗歌的创始人之一,同时还是一位左翼活动家。里索斯生于莫涅瓦西亚,早年在雅典读书。当过文书和演员,三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1934年出版第一本诗集《拖拉机》。1936年,他为萨洛尼卡烟草工人的罢工写出长诗《伊皮达菲奥斯》而一举成名,获得大诗人帕拉马斯的高度评价。“二战”期间,他投身于抵抗运动。“二战”结束后,他先后两度被囚禁,著作被禁,直到七十年代初才获释,作品才得以出版。里索斯一生创作勤奋而多产,迄今已出版了诗歌及其他文学作品近百卷,成为二十世纪希腊最为人所广泛阅读的大诗人,其不少诗作被谱成曲广为传唱,产生了世界性影响。他获得过列宁和平奖(1977年)在内的多种国际奖项,并多次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法国超现实主义诗人路易•阿拉贡在1971年公开发表《当今最伟大的诗人名叫扬尼斯·里索斯》一文以示推崇。——译注
[12]保罗·策兰《死亡赋格》。——原注
[13]ranjini,卡纳蒂克音乐中的一种拉格。——原注
raga,原意为“色彩(color)”或“热情(passion)”。它被称为印度古典音乐的灵魂,是印度古典音乐的基本调(tune),也可说是旋律的种子。它是一种旋律框架,有很多种,每种拉格都有自己特有的音阶、音程和旋律片断,并表达某种特定的味(rasa),但拉格本身只是一种框架,要靠音乐家的即兴表演加以丰富、完善。
Carnatic,印度东南部地区。Carnatic music,印度音乐从13世纪后逐渐分为南北两派,北派为印度斯坦音乐,比较世俗化,南派为卡纳蒂克音乐,和宗教的关系较为密切。——译者补注
[14]筏蹉衍那著有讨论性爱姿势的《爱经》。——原注
筏蹉衍那(Vatsyayana),印度人,具体生卒年不详,大约生活在公元4世纪到6世纪。《爱经》(Kama Sutra),相传是他于公元3世纪编写而成,后来经由英国探险家和翻译家理查德·波顿爵士(Sir Richard Burton,1821-1890)译介至西方。——译注
[15]《库伦柔凯》(Kurunthokai),一部泰米尔语经典诗歌选集。——原注
[16]哈里普拉塞德•肖拉西亚(Hariprasad Chaurasia,1937-),印度一位著名横笛(bansuri(ban,即bamboo,竹子;swar,即musical note,音符),或译“班苏里”,印度一种中音横笛——译注)演奏家。——原注
[17]保罗·克利(Paul Klee,1879-1940),20世纪最富诗意的造型大师。他出生于瑞士艺术家庭,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瑞士人。他年轻时受到象征主义与年轻派风格的影响,创作出一些蚀刻版画,藉以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后来又受到印象派、立体主义、野兽派和未来派的影响,走向分解平面几何、色块面分割的画风。1920-1930年期间,他执教于鲍豪斯学院,认识了康丁斯基、费宁格等,被人称为“四青骑士”。 1935年患上皮肤硬化症。1940年6月29日,保罗·克利因为心脏病发作,在洛迦诺逝世,时年61岁。——译注
[18]《吉塔哥文达姆》(Geetagovindam),伽亚德瓦(Jayadeva)创作的一首十四世纪梵文情色灵修诗;《嘎沙萨普塔萨提》,一部由金•哈拉收集的俗语(Prakrit)性爱诗选集。——原注
俗语(Prakrit),与梵语(Sanskrit)相对的一类印度古代语言。本来梵语是婆罗门教的圣语,在佛教和耆那教的兴盛时期,以俗语作为专用语言,笈多王朝时,梵语又变成重要语言,同时佛教在这时代也采用梵语为宗教专用语。巴利语、犍陀罗语等语言皆属俗语。——译注
[19]诗人还写过一首关于《广岛之恋》的诗《我的爱》(Mon Amour)。——译注
[20]抹大拉(Magdalene),即抹大拉的玛丽亚(Mary Magdalene)。她一直以一个被耶稣拯救的妓女形象出现在基督教的传说里,后有说法指出她可能是耶稣在世间最亲密的信仰伴侣,或者说她是未被正史记载的最受耶稣教诲最得其神髓的门徒。magdalene在英语里有“从良的妓女”、“妓女收容所”等意。——译注
[21]卡比尔(Kabir,约1398-约1518,又译迦比尔),十六世纪灵修诗人,职业为织工,保守宗教的一位批评者。——原注
可参诗人《罪恶:罗马组诗》第一首《诗歌的沦落》注释(3)。——译注
[22]阿邦(Abhang)是一种被十七世纪马拉地语圣徒诗人图卡拉姆普及开来的诗歌。——原注
图卡拉姆,参见注释[8];库马尔·甘德哈尔夫,参见注释[10]。——译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