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唐颖:致敬下午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19  

唐颖:致敬下午




下午,请给点时间,
虚心讨教一下小喜鹊。蹦蹦跳跳的。

我幻想过这种日子。小心脏开足马力,
口语布满荆棘。

闪电安慰它,含情脉脉地抖落了
羽翼上的重度雾霾——

滑空,远逝,垒成一个球,零的缩写。
叫得最凶的那厮,它刚失去情侣。

落叶像冲锋舟,扫射这尘世。
比历史更高尚的是戏剧。

油麻花厮磨鸡蛋花,蛇和龙呻吟。
夹竹桃层层叠叠。一只小花猫脑震荡。

股灾伊始,房地产朝天(浮出水面)。
啼笑皆非的——虹吸现象。

暗色银河——头颅像地瓜。
它没有任何启示。河流停滞不前。

烟囱高过宇宙。蓝红、灰绿。
引吭高歌的冬草。草地上的牛羊。

一群小学生在练唱。那是我的湾港。
我蜷缩其内,世界诡计多端。

树木机械地滑翔,不甘落后。
这个巨大的蚁穴,充满了复古色彩。

民间是珍珠。白日给予的匮乏——
低垂的椰林,戏折子,灰暗的海岸。

有些新已旧,有些旧恒久弥新。
简单事物的至纯至善,赋予日常。

少年在塬上,少女在塬下,
吹埙。某个象征性的音符脱落。

一分为三的树岔,像三条胳膊——
跌水不失为一种壮观,龟山的臆造。

当犄角扎入心窝,圣像座无虚席。
下午真可爱,赐予我百无禁忌之思状。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