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王志军: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14  

王志军:诗五首




峭壁

在对岸,一面绝壁竖上半空
并朝两侧规则延展。
需仰视才可见山顶台壁交错的小小斜面
雾状流云中,浅绿树木叠生。
明黄岩体,石块脱落的新痕
还有雨水长久浸染
拼接出了山中猛兽的身形,和一个
戴头盔的古代将军侧面像。
一堵坚实的高墙,一整块巨石。
它的物理属性僵硬,却赋予回声感情。
一块纪念碑。装点着
十几道横断上植被的饰带。
一个垂直的、完整的世界——
它的居民习惯了高处的眩晕。
岩缝的蚂蚁,负角度张网的蜘蛛。
乌鸦栖落在看不见的凸起
如隐士望着平缓如镜的水面。
灰鹭贴着山腰自在、优雅地飞行
消失在河的上游。
高高的、宏伟的城堡。在天气中变幻颜色
在核桃树长久仰望中保持威严。
光的围栏。热浪洗濯,风雨夯实。
把村庄隔绝在逼仄如巷的河谷
给它有限的照耀。
飞机如天上的针,从裁剪齐整的山顶拽出
一根白线,缝接西面略矮的山幕。
两山长久相望,轮流把阴影压上对方。
现在,太阳已从西山沉下,只能通过
光在这面崖壁上的抬升看日落。
黑色岩芯,黄色烛焰——
山尖最后的明亮。
之后沉静的、肃穆的昏暗升起。
它似乎离我更近,微微倾下身来
把我和周遭置于它的暗影。
河道泛起的薄雾上,乌鸦——
那黑色的词平静地传递着
谦卑的、梦幻的愉悦。
依稀可辨的黄色、褐色、红色岩层,
各个地质季厚厚的卷册
次第打开。关于植物学、昆虫学
和鸟类学的知识,关于进化的知识
在断裂、累积,凝成一体。
我凝视它。夜色快速淹没山谷
渐趋显露的星空下,黑魆魆山影
如散发黑色的黑之本源。
它吸走目光,消弭了纷乱的情感——
不再跟知识有关,而成为强大
险峻、令人屏息的存在。
真之存在,美之存在,存在之存在。
而流水在它脚下转弯,把知识的碎片沉淀
磨圆,带向远处。把细微的理解
以哗啦啦水声导入我们内心。

2015



  
汽笛在舌形海湾回响,双体快船
犁出的波浪拍击两颚坚硬的岩石。
潮流中小小变奏。
每个乐符,从深处传到
黑卵石上绿色苔藓的微弱脉搏,
和贝壳吞咽的珍珠气泡里。
舌尖上的堤岸,看似不动声色,
其实心早被融化。
游人稀少的栈桥、大排档、旅馆和本地民居,
互相肩扛着攀上山腰。
山顶水库,一汪被大海遗忘的波澜
映照着岛上茂密的植物。
它当然也整夜看星星,
并为听到海涛怒吼泛起涟漪。

从码头走上步道,环绕着岛的
像几片不同的海。东边起伏的蓝灰浪流,
迎风变幻祖母绿色块儿。
石头城堡,将军石。顽皮的空气
钻进铸铁大炮,学美人鱼呜呜抽噎。
北面两个无人小岛,雾海中浮现,
一个圆形,一个略长,
像绿毛巨龟追赶绿蜥蜴。
西边,碧玉的水面,枕着一小块沙滩
平稳如甜梦笼罩的呼吸。
租快艇的男孩和看救生圈女孩,
轻声消磨着冷清的淡季。
而南面,大风夹裹鸟鸣,雨点般密集。
走错路才会来这边:
深深海崖下,狮群低吼的巨浪中
小渔船那么脆弱,像随时会被扯碎,
可它加速,从容自礁石中驶离。

这样走上一圈,五小时回到港湾。
仅有一家开业的小吃店,老板
正在讲他们从哪儿来,岛上人去了哪里。
搭讪的女游客帮着收盘子,
等最后一班把她接走。
之后,这岛将陷入彻底的寂静漩涡,
脱离大陆上时间和秩序之轨。
月亮升起,它骤然活跃,
顶着风在海中漫游,忽明忽暗、忽徐忽疾,
任由迷乱的海浪碎成黯淡水光,
让失眠的云向雷电滚去。
有时,它会悄悄潜下几米,
让灼热的石脚趾踩进凉爽水中。
有时,它会向上一跃,像要打海中飞起——
就像人类的梦从黑暗中起飞。
它在那里。坚实,冷峻,兀自屹立。
默默将激情凝成石头,在炽热岩浆的渴望之上。
在蓝色海水浸泡中,
在坚强柔软的内心里。

2015年3月

  
灰鹤

立在低洼的湖岸,灰乎乎
一群无精打采的绵羊。
正奇怪它们在阴天里如此安静——
但不是羊,是鹤!
像被施了法术,它们呆呆僵立
任十月冷风撩着尾羽
只有长脖子托着梭子状脑袋扭转。
九只。不,十一只。还有两只
戳在水中泥埂,像踩着一条鳄鱼。
水纹晃动它俩亲密的倒影。

我们悄悄靠近。观鸟镜
把它们由虚变实:一条白道儿
沿后颈爬进瞳孔,和前颈的黑道儿
争咬着红色肉冠。
石板灰、深灰和浅灰,覆满全身
被单腿稳稳地支撑。
另一条腿慢慢放下,迈出大步。
回颈梳理翅膀,再抬头看看同伴。
每片羽毛都闪着光,
每棵苇根都瑟瑟抖动。

这时一辆越野车开到湖边
从远端朝它们冲过来。
鹤群一阵骚乱,发出“可奥-可奥”的急促鸣叫
迈动长腿朝这边奔跑。
蹬过浅浅的水波,腾空而起——
双腿斜挺,用力摆翅
整个身体绷成一条直线。
我凝视着它们,飞快地越过头顶
向南方飞去。领头那只
很快收拢起队形。
神秘的磁场将引导它们
奔向极远之地,并在来年回返。
它们所见辽阔,所居幽僻。
将心灵寄于高处,奋力划破冷风的孤独。
在它们艰险旅程
不存在抉择,唯有绝对确信之物。

2015


在峡谷

滋,滋啦,滋滋啦。
电流从艇尾那一排电瓶
沿抄网杆上漆包线
传导至钢罩圈
在水中爆裂。
一共两支,被两个穿水裤的人
划桨一样扬起,落下
来回搅动,似探测器
在河里搜寻。

而另一个人用长篙
把皮划子撑在峭壁下那段
湍流回旋的小河湾。
一会儿顺水而飘
一会儿逆波而上,这几个偷渔的
在岸上同伴与野营者的注视下
认真做着看似滑稽的动作
源源不断
把那恐怖又残忍的力量
向碧波下输送。

然后一尺长的青鲤
在眩晕中,被猛地拽出
裹身的漩涡激流
来到寂静凉爽的峡谷半空。
奇异的,刺眼的太阳。
倾倒下来的悬崖——在它
崩塌之前
跌入蛇皮袋口
那道裂缝中可怕的黑暗。

2017


山村
  ——给宝卿、杨力

1
废弃的高架铁路,横跨整座山谷。
走在上面,像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锈红铁轨,和枕木拼成一溜方格,
石子亮灰底色——
胶卷抻平,显现当年光影。
恰如路轨一端,东北方半山上
早关停的热电厂,粗大烟囱高举标语
假装还在过去日子里。

另一端钻入西南方隧道。
从那幽暗中,火车不时鸣笛冲出,
但没奔向我们,而是从岔道
驶往南面那条架在两山间的主干线。
因车速慢,愈发轰响,
带着脚下旧轨也轻轻震颤。
虽然明知火车永远不会再来这边
走近洞口仍然生出恐惧。

这时一道潮青色凉爽的阴影
由西而来,推着明亮的光越过我们
一直压上东边高高的山峰。
余晖直晒的最后尖顶
呈耀眼金黄色,炉焰般燃烧。
我们惊讶地看着它,直到完全熄灭。
桥下,屋顶、树冠失去光泽
逐渐褪下色彩。夜色像慢慢变浓的雾
终于完全充满谷底。
纳凉的人还在,只有声音传来。

2
而同时,群山黝黑轮廓线上
云彩正化为浅灰,从它们绚烂的
黄昏盛宴中隐身。
又一列客车穿出,在山腰拉出长长亮格
曝光着那一方方旅途生活。
停顿与流逝的戏法。震慑与恍惚。
我看见飞驰的光带剖开浓重山影
被另一侧隧道吞没。响彻山谷的咔咔声
消失在大山深处。

再看天顶,透亮的蓝紫色
因越来越大的星点变得深邃。
白天并不醒目,此刻
高大信号塔在西边直插上去——
简练的黑色线条,在夏夜清朗底色上
勾勒出的明晰剪影
几乎触到极小极弯的弦月。

当寒冷和疲倦袭来,起身离开。
来路漆黑。
进村前再次回头,哦那月亮
柔光洒遍憧憧树影皴染的寂静岭线。
铁塔依然兀自耸立
在混沌的黑暗山野。
看似冷漠,无声传递着隐秘的爱。

2017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