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哑石:乌有史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11  

哑石:乌有史




两个花袍身体,半熟身体,被清凉隔开,
如同真理,丈量着月亮的距离;
“他们刚刚学会了‘凯特曼’一词。“
 
一辆运渣车,城乡结合部蜂鸣,它有
较大的概率,拐弯时侧翻、散架;
难看的内脏裸露出来,撒落一地,
腾腾沙土,捋直了道旁枯松粗嘎的喉咙。
 
最无声的事故,在缉毒便衣看来,
是古代的木桶,装满虚无又热又浓的精液,
在街巷里滚动,像圣山上滚动;
(只有爱,还在追杀“爱”的现代传人)
 
至于星空为何还是星空,可忽略不计,
但花开的因果律,不容忽视。
 
事物不完美,镜子竟有些疼痛。
这激烈的(也隐秘地)人对倍增的妄念,
以及宽恕!至于猫,立暗夜屋顶,
当看不清的事物总是如其所是,
它必将绿色瞳孔,缩成射线般针状星丛。
 
月亮绝非命运,绝非战争难民背包里
那个神秘计时器,滴答、滴答,
它,只是传说,但猫有九条命,却是——
 
石头、我们,仍会镜子前为瀑布梳妆,
“崇高的生活是否可能?”作为
字母C的喜剧演员,晨曦,不必独自发问。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