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王子瓜:市东敬老院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01  

王子瓜:市东敬老院




与其说是坐落,不如说是隔离。
校舍像流水绕过了它,
怕着什么:坚硬、落差和沉。
一扇窗子里面,
老头醒了,坐起来,
歇着梦,额头因为一宿的搏斗
和逃亡,而挂起汗珠。光
进来,把床单的昏暗掸了掸。
几米之外,除了下个计划,
那几个学生好像什么也看不见。
但老头看得见他们。
不止,
他还看得见跟在所有人后面的那个。
那个黑洞洞的,沥青*一般,
他逼视着那个,目光像个拳手,
将铁栅狠狠震撼。
那个不理他。一只鸟
扑闪着求来的签,跳到另一支解上去了。
他叫目光:“回来吧!
吃完早饭,再找护工换双鞋去。”
可是目光没回来。这是
他来这儿的第一天。
十多年来,目光,和铁栅,
维持着较劲儿的姿势,就再没动弹过,
鸟儿更换着命的锁和钥匙。
他离开的那晚,日日新的学生
走进对面的烧烤店,
变着消耗的戏法:食物、炭,
还有。这回,总算被听到了,
救护车的声音,像个凌厉的回旋镖,
将街区摁灭,送回盛满了寂静的旷野。
眼睛们瞪着学生,这是
怎么了?
“怎么了?”柜台后面
服务生的嘴嘟囔着,“看见没有,
对面,铁门上面,
每天那五个字都在写自己。”
眼睛们就都不瞪了,垂下来。
这时街区已渐渐找回了家,
他们重新拾起话头,彼此缝着。
但他们中有一个掉了队,
她摸着黑,掏出儿时的小磁铁,
辨认着星宿。能看见了,
从前怎么没见过?
围栏那儿有个目光弓着身子,
铁栅似是攥了太久,到处是锈。
拐角,那个望了望她。
“生命”,她追上去。 
 

*“一根灯柱在沥青上闪耀。/经历,它美丽的熔渣。”——特朗斯特罗姆《挽歌》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