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钟剑鸣:诗七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28  

钟剑鸣:诗七首




天色阴沉就是赞美
 
昨天晚上, 
隔壁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对我说,
今年是太热了。
意思是去年或者前年乃至更多年以前,
对于那时尚显年轻的他来说,
炎热根本不是问题。
同样,寒冷也不是问题。
就像人类知识的幼年时期,
极端天气曾带来的巨大影响。
比如,我现在依然喜爱在正午炙热的炙烤,
经过漫长的旅程,
所带回的细碎的盐粒。
我也依然喜爱,
在午夜纷飞的雪花中,
沐浴所带回的红色的温暖的心脏。
我想起小引到达乌云密布的拉萨机场写下的一句话。
毕竟对于有同理心的我和邻人来说,
确实,天色阴沉就是赞美!
 
 
一月的雨水
 
一月的雨水,通常
都不能让人产生愉快的遐想,
但它落在夜晚可能会是一个例外。
寒冷和忽明忽暗的灯光
是这样的夜晚的寂静的借口。
寂静的好意
是把相邻的两个街区
扩展至至少五六个街区之外,
把纷扰复杂的氛围变为
按自己意愿生活的喜乐之境。
只是在熔化的沥青路面和浅水区,
汽车轮胎才会发出的沙沙声,
在一月的夜晚,
似乎在不经意地提醒:下雨了。
雨水加深了寂静。
 
 
克拉库耶伐茨
 
在这儿,在那儿,青青草坡上
秋天的钟声传遍了克拉库耶伐茨;
百花争妍,绿树轻轻飘摇,
处处都荡漾起多么芬芳的气息!
仿佛所有死去的都还活着,
“孩子们,没有父亲也要快乐!”*
是的,史米奇,在明亮的克拉库耶伐茨,
处处都荡漾起多么芬芳的秋天的气息!

‍*1941年月10月21日,三百个孩子在南斯拉夫被纳粹集体屠杀的地方。同时,整个小城有七千人被屠杀。一个叫史米奇的工人在临死前几分钟给他的女儿美莎写下这句话。
 
 
静静的晚树林
 
最深也最静穆的秋天的黄昏,
那无限的回荡着余响的金色光辉,
柔和的,缓缓地,像遥远的河流一样,
滞留在天空、大地;笼罩了那闪亮的树林。
仿佛蹑足潜行的心灵的踪迹,无声,震颤,
在衰草枯黄的山坡上,那片树林静静伫立,
而又明媚,蒙着轻纱;像轻盈、高远的红云,
幻想在空中振翅高飞。当浑然的椭圆形天宇
由绯红变成湛蓝,色彩更淡,归巢的鸟儿
也已静寂,恰似一声悠扬的歌声回响在树林。
在我侧耳倾听的时刻,它飘呀飘呀,像清泉,
潜入内心,那怀着幸福的宁静悄悄降临。 
 

温泉关*

   “我的内心充满了嘲讽”
     ——题记


虽然此刻我默默无语,
但我的内心充满了嘲讽。
当鹰在辽阔的阳光下翱翔,
注视这峻峭起伏的山谷,
谁不顿生一股悲怆之泪:
“过路人,请捎句话给斯巴达人,
因为他们的嘱托我们留在这里!”

*公元前480年,波斯入侵希腊,斯巴达王勒翁尼得斯率三百壮士死守温泉关,后由于叛徒告密,最后全部壮烈牺牲。后两句诗为古希腊九大诗人之一西摩尼得斯所写著名悼诗。 
 

归家

落日驾着车辇回到辽阔的大海,
乌蓝色的天幕悄悄撒开着:
蔚蓝的远山蒙着轻纱,
翠绿的丘峦渐变成暗黑的一带!
鸟儿高飞,飞往不知何处的故林;
我且也回归家居,在林涛海涛声中。
 
 

 
憨厚的林东林,
他胯下的驴;
没有边际的,
黄沙子的马拉松;
北极熊的冰原上,
不屑的李以亮;
带有古风的,
小引和他的拉萨;
还有那个轻微秃顶的魏博士,
他剖析中透明的悲伤。
假如这一切
仍不能使时间静止,
跟我一样,
他们仍有希望看到,
从辽阔的湖面
穿越而来的习习晚风,
正吹拂着
黑暗中的万佛寺。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