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保罗·默顿: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25  

保罗·默顿:诗四首

彭李菁


  保罗·默顿(1951-),出生于爱尔兰乡村天主教家庭。曾在BBC工作13年,后定居美国,1987年开始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书,1999-2004年担任牛津大学诗歌教授,系英国皇家文学学会院士,美国国家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纽约时报》编辑。曾获普利策奖、艾略特奖等10余种文学奖,出版诗集12本,另有翻译、评论、童书等传世。



航行

我,同样地,跟随父亲的魂灵
自山后糊泥的茅草房
他曾在那出生和被养育
得过肺结核和猩红热

自他初次受雇的农场
到威根镇,到克鲁铁路枢纽
他从一个建筑工地消失
并航行,几乎,前往阿根廷。

那山感染了榛木
建筑工地成了贫民窟
而他的航程就到了巴西。
那儿他在凉台上,同一个
或许是纳粹的男人喝朗姆酒,
他的孩子们在蚊帐下熟睡。


牛奔河

虽然有人觉得没有什么比
远离河流的水塘
更加郁郁,我却爱
汗水、血液和,“嘘——”,马粪的气味
卡洛塔就像背着水肺
把我领进带露的幽谷
铺开她防水的花格子尼布。
当我们躺在那儿我几乎可以发誓,
我透过安详的荆棘凝视
它们完美嵌合
在砾石坑两侧
在那儿她和我打趣着要智胜
彼此,而那时我在她的脑穴找到一枚
马掌(马的鞋子)的印迹。


北京

我仍然能听见那音乐家
揉捏着哄骗几千匹陶马
和驭手们黏合成这模样
当我醒来在卡洛塔身旁
真人大小,还有,亦是赤陶
天空仍是那陶土的流纹
她的祖父在另一方当道
用三角板,圆锯,模具,
铅垂线,和木匠的画笔
由他的祖父带回自罗马
带光荣伤疤的卡洛塔。肉瘤增生。
此时我们最高的志向
不过是简单地承受那天光
我们曾经却要紧紧抓住它。


海德格尔

“我只想向你保证那名字‘伊文思’
相类于‘欧文’

和‘欧文·桂妮斯’——马多戈的父亲
而马多戈自身,首先象征

我们欲望超越自己……”
从陵墓

纷纷散落的沃土;
“当我自己的祖父,另一个布西发拉思,

扬蹄破浪穿越湍急的溪流
疾驰至希腊人帕特兰带领的部旅前头

在爱尔兰海滨上甩尽水滴
他亦自信属于他的时代即将来临”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