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李建春:汤逊湖写生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24  

李建春:汤逊湖写生





湖岸线
悄然变化,平坦裸露,而水
并没有少,我不能确定
是深秋之故,还是我记忆有误
两年前看湖时,芦苇和深草
犬牙交错,一些莫名的小水沟
忽然冒出惊喜:
时有逃窜的水鸟
张开翅膀的背,和惊叫
暴露在我们面前的青蛙瞪视
这些活泼的小世界
被残酷地拉成直线,宜于行走
而走在上面,推着抱歉的单车

细看那些新土
与旧岸混然难分:
也有惨绿的草根,不受欢迎的
水葫芦花,荡开的细土
在来自湖底的意蕴的抚摸下
变成浅褐色淤泥,趋向于深稳



薄暮时分走进这片湿地
晚玉倾斜成毛毛雨
桂香的抑郁,贴近地面蔓延
心中怀有悲悯

有人忙于采花以酿酒
苍秀的小山,归鸟依附
湿漉漉地低语,心照不宣
自行车划出S形,无声无臭

磊磊圆石在草坪地
疏落有致地呼应,我知道他们
是从深山拖来,可不管怎样
也没法消除他们原始的气质



黎明到来抱着她的礼物
但她只能用夜晚的话说
用噪鹛铁丝的嗓子
用她胃中那团发光的
呕吐:祝贺你,又日新
因为她说出就是消失
她是临界的一段
她清澈的肉身激起的晨勃
顶着
拖着
这苍茫的大地何处是
这无墙的教室
八点半开始我演讲
在七重电闸中演讲
关于劳申伯非连续性的床
甩满颜料的屏风
穿过轮胎的山羊
正午
是鹰的时间
科罗拉多大峡谷劈开
江夏开发区的枕头
从玩手机的学生中
站起一位毛粉



小刘的小红脸,眼眉低垂的炸弹
金属框眼镜上缘切断的引线
总是与她挨着,暑假办过儿童画班的女同学
敢端着餐盘坐到我对面,诉说她父亲
希望她回到本城,而她刚收到
上海一家大公司的招聘信息
我能提供建议吗?我告诉她中国女人
不是个人,当在单位和家庭之间发展
将头发理成蒙古安答样式的男孩
歪着头与她们对信号,冒失地凑上去
又弓着腰退回,这一切都在
正襟危坐、长一脸痘痘的第三位女生
红呢上装的背景下,她的嘴唇微动
往书上划线的节奏很慢,窗外的秋景
冷风后的晴日将问题推迟
最后一排的游离之士,躲在一根方柱后
抱成一堆石头,在我喑哑、压低
节省嗓门的灌输之下,上午的光
照着他们模糊的面孔



雾一起 就不见了工厂 只有室内 
这一方清晰的结构 曾有的学校 马路 昨天
和昨晚在工地边的散步 亲眼见十米远的一次倒车 
擂扁了路边  不靠谱的车门 曾有的学生 点名 
声嘶力竭的满堂课 未接的电话 未回复的留言 
一时间 都需要我清点 

眼是一盏灯笼 以五米的圆 走到哪亮到哪 
我是“看见”的晶体 从房门的边线 钥孔 楼层数据 
到一晃而过的大巴的外廓 在对话“诶你小心点”
和“到了”的一声意识中 我反复开始

这扩大 即“活着” 根据雾 也就是看不见 我相信 
看不见的湖 高架桥 白日的车灯 
看不见的手 座椅 和另一处 我相信老家 
长期以来 我指望搬到乡下结晶 其实
只需要一趟趟地返回就行了 结晶也会进入雾中



椰榆的果实,自扭的玉头绳
垂在深秋的老叶中,无发可依
脆弱的母亲,嫩绿的孩儿,在唐代
宫廷仕女画眉的掩护下
小翅膀开合一串眼珠
黄连木苦名在外,若无其事 
风霜徐娘,满空摇舞,清代的柳叶眉 
那些远离的柞树,在缓坡草坪
故作苍白的姿态,每发一片叶子
都像费力地雕琢,在灵壁石
心有灵犀的环顾下——还不如
做水边的条石,浑圆,无暇他顾
因而形状不受影响
自以为客观的观察,总是被对象改变
在市中心写诗,一定远离时代
我打算尽快迁到郊区,秘密的心
在鹡鸰和红眼圈的鹁鸽中间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