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李海鹏:新厨师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23  

李海鹏:新厨师





这样的冻雨,在俄州可是罕见。
寒潮颤巍巍的视力,探进
某种无知,像学着
    制第一桶冰的异乡人
目光探进冰箱,炼金术士般
揣测着博学的低温。揣测
几个名词,甜度难测,辣度
也难测:何等的妙计才能操纵
炉火的终结?
    ——他不相信自己。
冒雨出门,将食材精心买回,
钻进厨房宛如钻进煎熬的
内心:年纪轻轻,走了那么远,
可仍是静物般隐晦,隔着窗
暗暗较劲风云神秘的进行。
此刻,油温也在攀升,那就
让一切都开始吧:
  哎,自己如此经验贫乏。


钟情满洲的风味,可手艺
总忍不住心猿意马(管它,
反正是难回去了,别怕)。
水壶嗤嗤作响,为他打气。
五花肉已经焯熟切片,友人
寄来的香料,东方般入髓。
响油煸炒,烹入辣酱的滋味,
红油在锅里扭成楚楚的腰身。
(要是妈妈就不会,当然
那更合旧法)火候到了:
酸菜丝在砧板上跃跃欲试;
翻炒后,倒热水烧成汤汁,
糖盐调味即可(窗外,冻雨的
分身术,怂恿着雪之缺憾)。


炉火止熄的厨房,宁谧飘香
如天堂的新址。“下次,说不定呢”
用餐时他满意自己,又顷刻
归结于侥幸。威士忌在手中
    弥散恶龙的狰狞。
窗外依旧是,莫测的气象图腾。
冰块的裂隙声,金属般诉说着
未来的占星术。“下次,答案还是”
他暗自祈祷,并想起每个清晨
在浴室里仰起脸,奇迹般照见
    母亲年轻的神情。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