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孙文波:致传统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09  

孙文波:致传统




卷耳、蒹葭、茈荠。植物在诗中
复活——情爱与仇恨,由它们,讲述。
南方的潮湿,北方的干燥。都一样。
我在这个上午干的事是从发音中
寻找不同。结果没一点收获。这不是无聊么。
对头。醒得早,蛋痛——别人严肃,一提笔,
家事国事汹涌。忧心者众。反衬我玩世。
是语言困顿。能否找到一条新路:蒹葭苍苍。
我不能利在乱搭,一个词成为另一词的苦主。
了不得的是,庸俗代沟,庄严成为云烟,
风中飘散如无。我只能吱吱呀。想到造字先祖,
呕心沥血,搞得这个世界花团锦簇。云蒸霞蔚。
如今,却是散乱在主事。瞧吧,洋浜汀人众多。
怎么搞呢?现在的作法是,牵强附会。
成为无主之言,广涉事物。一个挨打的理由
被我提到台面。现在,啊!我把混乱引入诗,
管谁能懂得。下一步的事:写成为泻。
在词中找词就像在火中取栗。这里的结尾,
我要排列它们:君子、小人,道阻且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