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阿九:“后天翻译奖”获奖感言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8-19  

阿九:“后天翻译奖”获奖感言




授奖辞:

  阿九早在20世纪九十年代末即以诗人和翻译家两栖身份闻名于中国先锋诗坛,他大量优秀诗作与翻译作品为大家所熟悉。他曾经翻译过卡瓦菲斯、沃尔科特、阿尔帕迪等十数位外国重要诗人的诗歌作品。针对于外语诗歌中的语音和语义,他具有卓越的领悟能力和传达能力;而《菲利普·拉金全集》集中展示出他既有学者般的严谨,又不失个性化的翻译立场,正因如此,这部杰出的诗歌翻译集已在汉语诗歌界产生深远影响。

  获奖作品:《拉金诗全集》(河南大学出版社,2018)


  尊敬的江雪先生,收到您的留言时,我想这真是一个甘草味的错误,然后开始回想,三十年前,我如何会有翻译诗歌的冲动。我还记得,我的理由是对读过的诗歌译本的不满,一种年轻而浅薄的愤怒,于是我原谅了自己。回头看来,我本该忍住自己的盲动。几年前,我开始系统地翻译拉金。我曾想删掉《拉金诗全集》中一半的篇什,在我看来,它们不该代表我喜欢的那个拉金,但我被耐心的编辑说服了。
  翻译就是一系列的错误。作为读者兼译者,我满眼所见的都是翻译错误,以至于我更喜欢读原文而不是译文,诗歌尤其如此。我发现,所有的误译都带着一层糖衣。有些被译者用来掩饰错误,另一些用来愚弄读者。完美的翻译还在路上,甚至还没有上路。
  这就是翻译,一片战乱的国土。可以说,中国目前诗歌翻译的整体状况并不比三十年前更好。那时虽然资料稀缺,译者犯了很多语义错误,他们毕竟有足够的时间去打磨译文,领悟原著。而今天,技术手段使任何人都可以戴上翻译家的帽子,并以武装匪徒的姿态抢占有限的原著版权资源,留下一片片断壁残垣。既然如此,今天的年轻人更有理由带着我当年一样浅薄的愤怒,在AI完全取缔(而非取代)人工翻译前向原著展开又一轮人海冲锋。这是我们的时代一个令人悲哀的笑点。
  但翻译并非不可救赎。既然一步走错,不如恩准我们试错到底。译也有道。我只敢说,我的翻译过程一定是完全独立的:我犯的是自己的错误,而不是别人的错误。我一直相信,翻译正如爱情,没落而神圣,今后依然如此。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