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金·阿多尼兹奥: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8-06  

金·阿多尼兹奥:诗四首

梁余晶


  金·阿多尼兹奥(Kim Addonizio),美国诗人、小说家,于1954年出生于华盛顿,曾长期居住旧金山,现居纽约。到目前为止,著有诗集7本,长篇小说2本,短篇小说集2本,诗论2本,出版过2张诗歌音乐CD。她的诗与小说在英语世界各大文学刊物广泛发表,包括美国头牌诗刊、芝加哥的《诗歌杂志》(Poetry Magazine)。她曾获两次“手推车奖”(文学刊物上发表的年度最佳单篇作品),诗集《告诉我》入围“国家图书奖”短名单,数度获得创作基金。金·阿多尼兹奥在美国诗坛以大量描写个人私生活闻名,被称为是个“丑闻缠身”(scandalous)的诗人。评论界经常把她与20世纪早期诗人埃德娜·圣文森特·米莱,以及“自白派”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安妮·塞克斯顿相提并论,称之为“美国最刺激、最尖锐的诗人之一”。



死亡诗

我非得要再谈这个吗,难道没有其他主题了?
我能忘了马路上飘动的那一小块
被压扁的松鼠皮吗?我能忘了那条路,
还有无论如何,哪怕为了加油,或爱,
我都不能停车的情形吗?我能不想起
留在我身后某个镇上,身穿
蓝西装,双手合拢的父亲,
以及我那一边抱怨膀胱,一边吞下
所有药丸的祖母吗?我正经过的这些城镇,
那些蹲在壕沟边的孩子,他们胸脯
和前额上的洞,那个捧着肿瘤的女人,
那条拖着残疾屁股的狗,我能努力不去看吗?
如果愿意,我可以闭上眼睛,远远坐开,
我可以靠在朋友们的肩上,
吃他们吃的东西,喝那瓶
被传来传去的酒;我可以轻松点,不是吗?
基督,不是吗?还有其他的主题,只需一分钟
我就能想到。我会的。如果你知道,告诉我。
告诉我。提醒我,为什么我在此地。




我把母亲从澡盆里拉起来,
我那滴着水、赤裸、颤抖的母亲,

扶她坐上我孩童时期曾坐过的
马桶盖,在她洗澡时

陪着她,纤细的水流升起,
她的乳房落向两侧,

她耻骨处浓密的金色毛发
像鳗草一样漂浮,她的腹部

像水面的肥皂漩涡一样苍白。
我让她坐下,用一条毛巾裹住她,

跪下修剪弯曲的黄色脚趾甲,
把两只脚都握在手里,

尽量动作温柔,尽量比上帝
更仁慈,后者创造出她后,

用一条粗糙的舌头将她舔净,然后
把她留给生活,留给苦难,留给了我。


31岁的情人

当他脱掉衣服时,
我想到一块正打开包装的黄油,
那种牛奶般的光滑质感,
从冰箱拿出来时它还很硬,
就像他的身体很硬一样,结实
高耸的胸肌,乳头像崭新的硬币
压进胸脯,下方的肌肉铺展开来。
我看着他的手臂,形状仿佛
被一把刀削过,刻画出曲线,
三角肌,二头肌,三头肌,我几乎不信
他是人类——背阔肌,髋屈肌,
臀肌,腓肠肌——他被制造得如此完美。
他裸体站在我卧室里,还没受到
任何损害,虽然他很快就会
受到损害。有一天他会长出肚子,
铁丝状的白发,流尽柔软的深色
纤维,他皮肤的奶油色也会
松弛,慢慢分离,罩着一团矮小稳定的火焰,
他对此不知道,正如我曾经不知道,
我也永远不会告诉他这点,
我会让他在床上摊开身体,
这样就能一次次吸纳他的
富饶资源,用我唯一能做的方式将其夺回。


偷来的时刻

发生了的事,都已发生。如今最好的
回忆是——他切成片的橙子:橙皮
完好,然后刀落,冰凉的一块
送到我嘴里,他嘴里,我们之间
有层薄膜,那只精致的橙子,
舌头,橙色,我的裸体,他的,
还有他把我顶到冰箱上的动作——
现在我又感到他的手,那个吻
没有持续,但透过果皮狂野地
传出一道神经双闪。
爱很无情,它就这样闯入,
不断放射光芒。我们在炉边
吃一个橙子。桌上放着
紫色的花。我们还有几个小时。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