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臧棣:方孝孺墓畔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30  

臧棣:方孝孺墓畔




二泉山的阴面,葱茏的
佳木中,榔榆最拔萃;
起伏的蝉噪犹如变音的警报,
拉响在绿肺的深处。

但总体上,幽僻依然提炼
一个凭吊:浓密的绿荫中,
惩罚曾因嘴硬而残酷,
而死亡早已被风景稀释。

据说汤显祖的感叹比真相
更接近故事的原貌,
但更可能,再天才的线索
也会因原则的改变而日益模糊。

此处,青石有多重,要看你
怎么隐喻天平的倾斜。
你不会以为历史的悲剧
从未留下过形似蝉蜕的空壳吧?

成熟的秘密中,每个悲悯
都意味着一次剧烈的牵扯:
皇帝的权力可不是一般的春药,
吸食之后,人性的黑洞

已将地狱的火焰无缝对接在
张开的虎口中。动物多么寓言;
陪伴过老虎的人,都曾精明于
历史不过是一场赌博,

但坚挺的筹码既已攥在手心,
就这么丢掉,实在太可惜。
更何况生命和权力的不对称,
听上去,更像一次盗墓未遂。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