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张永渝:问题在哪?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0  

张永渝:问题在哪?




谶。
滥情。
焦虑。
聪明。
不走肾。
没耐心。
贱,犯贱。
互相吹捧。
相信暴力。
缺少即兴。
难看,难听。
喜剧在哪?
缺乏友谊。
句式的积习。
混淆对立面。
当下在裆下。
加权,过度阐释。
热情当做技艺。
近视,色盲,散光。
感知膨胀,情绪扩大。
诗之将亡,必有妖孽。
倾心而出,迷途难返。
脾气太爆,阳痿太早。
根深蒂固——逻辑、道德。
宏观不开物,具体不成务。
纳西斯欣赏水里的倒影。
殊不知,“金钱也是一种诗歌”。
不信——观念大如牛,身子轻似猴。
谶而不寸,闷而不忿,钝而不掯。
世界观,方法论,有问题。对不上璺。
绿扣子,哪儿,哪儿是我们的精确啊?
傲慢与自卑,一边没脸,一边二皮。
扭断天鹅的脖子卖给“久香鸭脖”。
沉迷于策略和现实的利益,雀眼蒙昧。
滤掉个我的声音,鹦鹉学舌,成吨的废话。
“好人,坏人”,必然的逻辑。一条道跑到黑
“不懂,不懂”,噗通一声跳下水,噗通、噗通跳下水。
缺乏节制或勒得太死,卵子疼,发炎,被骟,拴铁蛋,跑偏。
对裴多菲念念不忘——排比、排比,翻译的裴多菲和他的翻译。
自信,泥足,踩在单脚凳上,秫秸扎的纸活,长颈鹿在瞻望岁月。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