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刘密:郑谷奔袁——晚唐宜春诗人之殇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11  

刘密:郑谷奔袁——晚唐宜春诗人之殇




  公元904年10月,秋风残落,凉气顿起。56岁的郑谷晓行夜宿,艰辛备尝,终于从混乱不堪的长安逃了出来,疲惫已极的抵达夏口(今湖北武汉)。望着辽阔的长江江面,吐气长叹。此地离他的家乡袁州已经不远,更重要的是,夏口远离叛臣朱温作乱的关中地区,看来还是一片和平景象。轻风微语,闲鸥野鹭,徐徐抚平着他惊悸的心灵。
  他决计弃官出奔返乡,是在这年(唐天佑四年)的正月。朱温矫传的迁都诏令已下,乱兵四下劫掠。可怜的皇帝李晔,每被宦官劫持,或因藩镇逼迫,在位10多年,竞然多次避乱出走长安。此际又落入朱温掌中,国祚将尽,恶兆不断。恰在此时,老乡僧虚中来信劝他赶紧避走,再晚就脱不了身。郑谷决心顿下,于是趁叛军不备,瞅空脱离朝廷东迁队伍,改装潜行,直奔江南而去。
  他是江南西道袁州宜春人,生于公元848年,世居州城北门。父亲郑史在他出生前10年就中了进士,长期在外做官。故他亦生在长江边上的江陵(今湖北荆州),整个青少年时代都随家在外。郑史做过永州刺史,颇有政声,文化上造诣亦高,最后官至国子博士,等于一流名牌大学校长,声名不弱。在这样优裕的家庭环境中,郑谷受到深入骨髓的文化熏陶,认识很多达官显贵和著名文人。不过,他家究竟不是名门贵胄,不能靠祖荫为官,按大唐时风气,要出人头地还得靠自己参加科考金榜题名。出乎意料的是,他盘桓考场一二十年,直到40岁才考上进士,真是历尽坎坷,得之不易。登第荣华,并未给他带来仕途的顺遂。在老大不小的45岁时,郑谷才当到了鄠县尉兼京兆府参军,是最低品级的职官。不久才升为右拾遗,也才是个八品官员。他常感叹地位卑微,难于升迁,也托人斡旋推荐,多有不顺。三年后好不容易升了右补阙,也只是七品而已。拾遗补阙,前辈大诗人杜甫也干过,都是些清望的谏官,实际事务不过是负责管理装放言官奏折的木匣子。直到50岁,郑谷获得越级提拔,升为刑部都官郎中,为五品。这或许是郑谷作为低级朝官,多次随昭宗皇帝驾出长安,避乱华州,忠心耿耿随驾有功的报偿。
  即便如此,升任都官郎中七年后,郑谷还是弃官归乡了。当时他的心情是如何跌宕起伏惊疑万端,不难想见。
  一路上餐风饮露,出关中,下汉水,山峦绵延,关隘重重。山中荒僻,驿路茫茫,留下他“半床斜月醉醒后,惆怅多于未醉时”的身影(《重阳夜旅怀》)。此际站在夏口,望着滚滚长江,郑谷不禁忧从中来,愁绪苍然:

九派迢迢九月残,舟人相语且相宽。
村逢好处嫌风便,酒到醒来觉夜寒。
蓼水白波喧夏口,柿园红叶忆长安。
季鹰可是思鲈脍,引退知时自古难。《舟行》

  他好诗似是天性,幼年就能成诵。随父亲南下到洞庭湖,竟然“岳阳楼上敢题诗”,那年他才七岁。京中名宦如李朋、马戴、司空图等,见之无不称奇,预言此小儿前途不可限量。那时,他当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暮年到仰山筑书堂隐居后,民间传说由于他诗名太大,竟在暗夜山林引来索句的幽灵“山鬼”。他要是知道,真会在才气初发的朦胧中,更多一些破空怪啸的神奇。
  众人的夸赞自然大大鼓舞了小郑谷,日后写出不少好诗,终以《鹧鸪》诗一举得名,其时他已25岁。一首写普通鸟类的七言诗,为何能使郑谷名满天下?“雨昏青草湖边过,花落黄陵庙里啼。游子乍闻征袖湿,佳人才唱翠眉低。”真的精采吗?妙在何处呢?世人皆以为短短八句写尽乡愁,其实大谬不然。那时郑谷落第返乡,路过古色湘江,乍闻鹧鸪鸣叫,熟悉又渺远,苍凉且瞬逝。其时的暮色、微雨、野旷、远方、古庙、落花,无不勾起他青春寂寞中的失落、漂泊、怅惘、莫名。那不仅仅是失意时的积郁,坎坷人生的心瘀,更是天下纷然和前途茫茫的深忧。乡愁泛起,只是表面涟漪,摸不着的深处,是时代的战栗:家园何处?生命何归?年华易去,知音难觅,鹧鸪一声,引发多少闲愁!那个时代的士大夫阶层,那些文化的精英,无不据有或曾经据有类似的心绪,于是诗甫流出,即招来一片共鸣:心路漫漫,出路迢迢,情寄一声乡鸟,此非归途又是什么?故此诗一举成名,底定郑谷千年诗坛位置。仅仅靠诗的精巧、意境、愁归,是不能说清楚人感鹧鸪的深厚意蕴的。其实,写这首诗之前,郑谷还写了多篇鹧鸪诗,但其境其情,毕竟未如此诗引起广泛反应。而他写《雁》“故乡闻尔亦惆怅。何况扁舟非故乡”;写《燕》“千言万语无人会,又逐流莺过短墙”;写《鹭鸶》“飞下滩头更自由”,亦无《鹧鸪》那种集体情愫的特殊吹送,输在辽远的铺垫和闲愁的深长上。
  他好诗,好到痴迷地步;也把作诗推崇到极高境界。比如“一句能令万古传”,(《卷末偶题》)甚至夸张到“得句胜于得好官”。(《辇下篇》)故他笔下佳句如泉涌出,溅落皆珠。“风高群木落,夜半数星流”。(《长安夜坐怀寄湖外嵇处士》)“秋风满关树,残月隔河鸡”。(《潼关道中》)但比《鹧鸪》诗更胜一筹的却是《淮上与友人别》,那真是动人心弦,回味无穷:

扬子江头杨柳春,杨花愁杀渡江人。
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


  诗作得如此之妙,皆因他“众中常杜口,梦里亦吟诗”。(《投时相十韵》)“才大始知寰宇窄,吟高何止鬼神惊”。(《兵部卢郎中光济借示诗集以四韵谢之》)流寓京中时,追随昭宗皇帝出长安,多有闲暇,即将所作诗编成《云台编》,此后归乡又编《宜阳集》,收辑了数百首诗,可见他对自己的诗作,是多么珍爱,不忍失佚。
  郑谷好诗,亦好游天下名山大川,尤爱吊古抚今,访僧拜道。此好亦为扩胸襟,长见识,养就一身文气起了重要作用。
  当然,也是为了考上进士作知识和精神准备。
  公元864年,郑谷18岁,启动了一次经历不凡,纵横数千公里的东南壮游。他从华阳(今陕西华山之南)敷溪家里出发,渡汉水,浮长江,过洞庭,登岳阳楼。在汩罗祭吊屈原后,回到家乡宜春已是岁末。翌年春又从宜春出发,溯湘江穷其源,直奔永州,重温儿时山水故人。折回宜春后已是凉意初起的秋天,脚步又转向东方。游庐山,访浔阳,顺长江而下,在当涂抚吊李白。之后驻足南京,尽赏秦淮风华。旋至会稽,拜访诗坛前辈,再到杭州度岁。之后回到南京,与游伴作别,写下著名的诗篇《淮上与友人别》,稍后辗转回到长安。此次游历耗时近两年,长路漫漫,见识非凡。同时吟囊渐丰,积攒了足够的博取功名的人生资本。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杜甫诗《天末怀李白》)可惜天不作美,举场蹇涩。东南游后他踌躇满志,锐气昂扬,不料连考六年,竟然皆名落孙山,好不沮丧。乾符三年也即公元876年,他被荐举到汝州(今属河南省)任从事,做一个办事的文秘人员。这时恰逢王仙芝农民军起事逼近汝州,向南方漫延。朝廷下旨,通令江南福建、江西、湖南诸道官员,都要训练兵民,备置弓刀鼓板,对抗造反农军。郑谷抖落晦气,重整行装,独于此时开始第二次南游。
  他自西往东,先折向中原,在邓州叹观张衡庙,瞻仰汉代这位杰出的文学家和天文学家,他写了著名的《西京赋》,又发明了地动仪,何等神奇深邃的人物,值得追慕赞叹!然后他南下荆襄,沿着熟悉的汉水徜徉,越过长江进入湘江,直抵湘桂边陲。落第挫败,农民动乱,似乎未能影响他的山水旷游。中原的平坦苍茫,汉水的蜿蜒绵长,湘桂的奇山异水,都给了郑谷新奇的刺激和廓然的胸襟,使他念念不已,心底深藏。
  接着到了公元880年,也即广明元年,势如奔流的黄巢农民军入占长安,举国骚动。郑谷携家出走,随唐僖宗李儇入蜀。他在四川一住六年,饱览西南风光,巴蜀绝景。世道艰难,命途多舛,并未阻滞郑谷的游兴,更未闭塞他的天性。他反而诗兴勃发,灵感倏至,写下多少佳构妙句:

乱流分石上,斜汉在松西。《宿澄泉兰若》
万顷白波宿迷鹭,一抹残叶送残蝉。《江际》
梅雨满江春雨歇,一声声在荔枝枝。《赵鸟》
凄凉怀古意,湘浦吊灵均。……渐远无相识,青梅独两人。《南游》
夜雨荆江涨,春云郢树深。《江行》
白道晓霜迷,篱灯照马嘶。秋风满关树,残月隔河鸡。……何年归故社,披雨剪春畦。《潼关道中》

  壮游催发诗兴,举场失利却又让郑谷心绪跌落。他时或落入乡愁以遣悲怀,时或借酒自醉心窍,更多的却是借游问道,渐渐入禅探机。乾符三年也即公元876年,郑谷回故乡宜春,入大名煊赫的仰山寺拜访小释迦慧寂。这位沩仰宗开山祖师的开示无疑给他教益,他加入香火社,以禅自况。有学者考证,郑谷留存至今的诗中,僧字出现达到40多次。离乱世,争战年,剑火交炽,面壁寂寞山寺。“他年洗尘骨,香火惠相依”(《华山》)。以致“琴有涧风声转淡,诗无僧字格自卑”(《自贻》)。他称自己半生逆旅,生命苦短:“春风只有九十日,可合花前半日醒?”(《自适》)似乎渐生退意。
  但好禅似乎也只是一时之娱,时风染之也未可知。他很快又能振作,依旧叩关,科考不缀,自强不息。纵观郑诗,甚至能觅获唐诗豪放大风歌的边塞气韵,让后世来者不禁刮目相看:

男儿怀壮节,河外事嫖姚。……浅山寒放马,夜火乱防苗。《边上从事》
春亦怯边游,此行风正秋。……将军云破虏,莫惜献良筹。《送人游边》


  他天性清淡,喜爱田园山水,常求隐身林泉,亦好作短程闲游。科场受挫后又欲独善其身,自然入禅好僧,佛门流连,亲近山水鸟树,情怀纯然。郑谷追逐功名,不免为世俗所累,但他为人晓畅,见性坦白,其为诗则气清意白,浅显清澈,易为人知,即使儿童诵吟也不累不倦。有些诗句甚至明白如话,如“王畿第一县,县尉是词人。”(《寄赠兰田韦少府先辈》)他列名晚唐芳林十哲,并被推为诗坛领袖,确实有出色的才能。
  公元904年,晚唐天佑四年秋冬之际,郑谷安然回到袁州宜春。长安奔归,一路艰辛,他终于逃得性命。
  此时离唐王朝灭亡不到三年。朱温逼迫唐昭宗李晔迁都洛阳,纵火焚烧长安,宫殿民舍毁之以尽。百官惊骇莫名,百姓号哭于野,其状惨不忍睹。到洛阳不久,残忍刻薄的朱温又命令乱兵入朝,裨将史太追杀醉后单衣绕柱避逃的李晔,当着皇后的面杀死惨叫的皇帝,血溅四壁。
  乱世百姓如蚁,皇帝亦如蚁。
  幸甚!郑谷无虞,遂入住府城西北隔河而望的北岩(今化成岩)别墅家中。此时江西为唐南平郡王钟传所据,不在朱温势力范围。钟传在北岩亦有皇帝赐予的房屋土地,周围田塘遍栽桃李。唐僖宗在位时,钟传曾上奏报祥,说自家池前两棵李树枝条连缀,竟然长成一体,实为瑞兆,是天下之幸。郑谷亦知此事,也曾前来观看,那是20年前的事了。但他更喜欢的是北岩的峰峦峭壁,崖石峥嵘。尤其岩下一湾秀水,蜿蜒而来又舒澜而去,渔舟唱晚,寺钟荡气,真是隐读的好所在。无怪80年前卫公李德裕会选择此处养病读书,写下《山凤凰赋》令人难忘。静夜观月,流水无声,但郑谷仍有不安。他常站在北岩峦头,眺望南面近百里外的大仰山,若有所思。天下大乱在即,兵燹不知何时祸袁,北岩靠近州城,亦恐不安。颠沛流离的经历,常使他惊惧梦魇。
  正在此时,湖南诗僧齐己来访。齐己比郑谷小15岁,年轻时游长安颇知郑谷诗名,一直无缘相见。此番专访,实为求教。他先献诗《寄郑谷郎中》,全诗五言八句,末云:“几梦朝中事,依依鸳鹭行”。郑谷说诗中有一字不妥,但未指出是哪个字,让齐己去悟。齐己揣摩良久后复访郑谷,改一字见示。郑谷撚髯称是,齐己见机又献出《早梅》诗,其中“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郑谷指出其中一字未妥,明言:数枝非早也,未若一枝佳。遂改诗为“前夜深雪里,昨夜一枝开”。齐己大为叹服,拜之于地,呼郑谷为一字师。此后齐己在袁州盘桓留连,两人渐密,游龙兴寺(今已不存),泛秀江河,诗作往还,情谊日深。齐己非常赞同郑谷师隐读仰山的想法,尤觉此处有仰山禅寺,更是养心洁身的好去处。
  两年后,公元907年,即唐哀宗末年,朱温篡唐,称帝建立后梁,大唐李氏王朝遂亡。郑谷此时已移居仰山东庄新建的书堂,与仰山寺为邻,眷属童仆人等,举家皆去。此际闻讯黯然,作诗抒发心绪:

搢绅奔避复沦亡,消息春来到水乡。
屈指故人能几许,月好花明更悲凉。《黯然》

  隐居仰山,是郑谷乱世所愿,也是他平生所愿,因而有一种心安身静的感觉。书堂建在仰山深处,山高林密,崖危溪长,下接梯田,远衔茶园。有荷塘点缀其间,怪石悦心,鸟鸣畅目,说不尽的安谧和平。尤其暮色渐浓,策杖山行,僧人隐约,郑谷顿感闲适盈胸,诗兴即至:

相近复相寻,山僧与水禽。
烟蓑春钓静,雪屋夜棋深。
雅道谁开口,时风未醒心。
溪光何以报,只有醉和吟。《郊园》


  有时闲走到仰山寺,与僧人论禅,机锋相接,各悟其意,倒也是默契于心,揖别一笑。其时慧寂大师已在20年前在韶州圆寂,灵骨尚未归葬仰山。回忆旧事,每念及慧寂,便有句子涌出:“闲披短褐杖山藤,头不是僧心是僧”。(《短褐》)这种太平年代才有的意趣,能在这天崩地裂的乱世逸出,真令他欣喜若狂,发自肺腑的诗篇便是最好的见示:

草肥朝牧牛,桑绿晚鸣鸠。
列岫簷前见,清泉碓下流。
春蔬和雨割,社酒向花篘。(篘是竹编酒具)
引我南陂去,篱边有小舟。《书村叟壁》

  虽然年过花甲,衰倦不可阻遏,他依然兴致勃勃。一面写信给远在江淮的乡友杨夔,招他弃职回乡一起隐居。同时热情接待再次来访的齐己,约上随他学诗的孙鲂等人,一起寄兴山水田园。近处走古庙,访丹溪,下堵田(今属南庙);远处还到了石门山(今新坊涧富境内),赏泉观瀑,把玩景致,好不自在:

云边野客穷来处,石上寒猿见落时。
聚沫绕槎残雪在,迸流穿树堕花随。《石门山泉》

  郑谷诗名,仰山至今仍有传说,说的是郑谷某日暮夜散步山林,突闻茂密林深处有吟诗声,细听却仅一句,反复吟诵,没有下句。郑谷遂追之,在“泉泉泉……”的吟声中大声接道:“却是银河下九天”。对方似大悟,吟出“玉手剖开顽石液”,郑谷则对之“金钩搭出老龙涎”。对方又出“烹茶可奉堂中客”,郑接之“煮酒能敬海上仙”。对方突问“可是京中郑都官?”郑谷回答“然然然……”原来是寺中一饱学秀才,吟泉无句忧闷而亡,致成山鬼夜出觅诗。至此遇郑公方才悟开魂散,寂深山林遂去恐慌夜吟。
  民间传说或大谬,但郑谷的闲适和悠然却是真实的。不能释怀的依然是长安之痛,家国危局。故吟梅得句是“满枝尽是愁人泪,莫歹带(读tì,拘泥意)朝来露湿来”。(《折得梅》)闲时独坐又感“乱离时辈少,风月夜吟孤。旧疾衰还有,穷愁醉暂无”。(《端居》)“春愁不破还成醉,衣上泪痕和酒痕”。(《寂寞》)
  就这样的生活着,他的生命慢慢走到尽头。山色如黛,不染如霜的白发;溪水勃动,无法注入蹒跚的身体。新月若钩,常恐不见浑圆之时;尤其曦光初露,万物生机,天籁行健,他却由衷的感到倦怠无力。诗兴渐渐凋落,文气奄奄去矣。后梁开平三年,公元909年孟春,郑谷悄然殁去,终年62岁,不遗憾的是,郑谷享受了他追求的隐读生活:大山之中,荒野之畎,他营建的书堂犹如世外桃源,安抚了一颗敏感而惊惧的心。他是抱着无限的希望安然辞世的。世上本无净土,人间即是嚣壤,诗可寄托于山水流转,却不能挽狂澜于既倒。诗是软弱的,只能滋润蔚蓝的天空和心灵,使其神采超奕,但它永恒!
  这便是诗人的悲剧。唯一的回声是后世记住了他,还有都官郎中这个拗口的职位。宇宙博大,诗人高贵。还有什么比这些更重要呢?如果有,又是什么?
  郑谷逝后,新墓尚未长出青草。同年六月,三国东吴名将周瑜后裔淮南大将周本,奉吴主之命,率兵五千入赣,击败危全讽十万兵马。乘胜挥锐师击走楚王马殷援兵,一鼓而下袁州城,生擒刺史危党彭彦章。城头易帜大王旗,刀兵砍落慈母心。接着周本挥师越仰山而过,向南面的吉州掩杀而去。郑谷书堂隔山可闻大军鼙鼓铙歌。乱又生起,但仰山无虞。历史已经走到五代十国时期。睡在土底的郑谷寂然不知。他预支了此时的宁静,他有先见之明。
  次年,他的学生兼挚友齐己来袁州哭吊郑谷,写下《哭郑谷郎中》:

朝衣闲典尽,酒病觉难医。
下世无遗恨,传家有大诗。
新坟青嶂垒,寒食白云垂。
长忆招吟夜,前年风雪时。


  又在仰山郑谷书堂流连作祭,写《题郑郎中谷仰山居》:

巨石尽含金玉气,乱峰深锁栋梁烟。
秦争汉夺虚劳力,却是巢由得稳眠。


  他称羡郑谷,认为他是古代的隐士“巢由”(巢父和许由的并称),得到了乱世人难以享受的“稳眠”待遇。
  郑谷殁后百年,北宋袁州太守祖无择感念他的诗名,修茸了州城北门岭上的郑谷墓,并立祠纪念。南宋袁州教授童宗说又刻印了郑谷诗集《云台编》,使袁州所属宜春、万载、萍乡、分宜四县的村学讽诵其诗,郑谷诗集成为儿童发蒙的课本。越五百年,袁州分宜权相严嵩,又再次刻印郑谷诗集,使之播散华夏。后来出的《全唐诗》由此收入郑诗精华三百余首,郑谷成为唐代袁州史上存诗最多的熠熠大家。
  郑谷奔袁,尾声不断。诗人不死,“山鬼”传说可证。月明星稀,鸟雀不鸣,吟声潜起,自然是鹧鸪诗韵。如此想象,是以为宜春晚唐大诗人郑谷之殇矣!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