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乔亦涓:诗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22  

乔亦涓:诗六首




捕获

春天捕获了这座城市,
犹如语言捕获了诗歌。
肮脏的角落,丑陋的枝柯
无一逃脱,到处盖上
春的封印,春的邮戳。

我站在树下,“在春天里”
可为何感到我和春光,春色
之间,隔着仅仅一步之遥
又如深渊般距离?为何语言总是
远离真实,而诗歌听起来像谎言?

这座城市捕获了春天,犹如
我捕获,又失落这首诗。


红花酢酱草

我降得多么低——
我匍匐在大地,用蚂蚁的手掌
抱紧一粒沙,用蜜蜂的复眼仰望,看
酢酱草打开一重重天门,
银河系挤满紫红的星辰——我在它们之中——
我多想在它们之中,被一缕草尖上的风
举起,重新
上升,我升得多么高……


事物训练我的耐心

事物训练我的耐心,
磨钝我的指甲,
把渺小的神经
藏在平静的木纹下——

洗干净的白衬衣等着
下一个油腻的拥抱。
刚刚拖过的地板  发出
黑脚印的笑。

我赞美的玫瑰,从未
因赞美而开得更长久。
西西弗的诅咒无法
阻挡滚落的石头——

那就再推一次上山吧。
并且,永不要吝惜——
为了不再属于你的绽放,
调亮你纯净的歌喉。


我的爱迟缓

一把斧子可以劈开我的头盖骨,
瞬间,置我于死地——
宏大的事物令我震惊,睁圆
猝死般的眼睛——

狂热的爱有如——濒死前巨痛,
然后,彻底遗忘——麻木的虚空。
我的爱缓慢,迟钝,披着瓢虫
的铠甲,沿路洒下蜗牛的涎迹;

我的爱近视,需要一朵牵牛花
的单筒望远镜,窥看白昼的星星。
一粒蛾卵,产在苹果花的心房,
日夜汲取营养,成为果实之

一部分,又是异己和敌人——
一条贪婪的虫,在肉体的海底
挖掘隧洞。当她终于娩出翅翼——
皮囊死去——由于这爱的蚕食。


后悔

常常,我后悔我写下的所有文字。
虽然它们不多,也不少。
写诗于我是难以启齿的事。
骄傲只存在于写作的一瞬,随后
你从一首诗剥离出来——
你是被你自身抛弃的空壳,
或抛弃你自身的心之赤裸。


许多年后

许多年后,或许
你会来到我这里——寻找
一首诗,因为它知道
真相——关于——
此刻——我是见证者——

我睁大眼睛,盯着
墙,监视着虚无。
我的呼吸和灼热
的心跳——织出——
一张网。无虚无可藏。

我会告诉你一切——
如果它们发生——
如果什么也没发生——
我会告诉你:真相——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