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唐颖:白蝶与豆荚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10  

唐颖:白蝶与豆荚




小而小,稍不留意就错过了那
幽灵般的小白蝶在那棵豆荚花上
翩跹。细风几乎不敢扇动它翅子,
妙龄女孩一样的白肌,这只蝶子
是如何做到的,这只能成为它的
秘密?散步至坡,日日如沐新歌。
但总有一二次遇见它的绝对的静止。
就像此刻,若你不用心或疏忽大意
从这株豆荚旁过,你就会失去一次
观察吸蜜或学习定力的最佳良机。
小小白蝶粘贴在更小的豆荚苗上,
晚的凉风拂过它的翅子,小小翅子
欲振未振。它的更为支细的小腿
像钳子一样死咬住三月才从土里
吐出的嫩得要流出绿液的豆荚叶上。
此刻,你蹲下身,持平到它们的
高度。你不想让这些大自然的精灵
说我们太骄傲太不尊重它们的矮小?
你只有单跪,轻手去抚它的白翅子,
可它仿佛不愿意跟你亲近似的。
当你手所携带的凉风先拂过它唇
或更为细活的眼睛,在无丁点儿
征兆下,小白蝶突突起飞,像一支
小小白箭射入那寥廓又虚无的黄昏!
这样一来,你被它惊着了。惊着,
是这种惊奇的惊,但决不是那种
惊魂未定的惊。你单跪着,你知道
这豆荚的不易决不亚于地球变小
的不容易。你也知道那小小白蝶的
不容易也决不亚于这豆荚的不易!
它们互助友爱的关系也一定不会因
你的介入而断绝。小白蝶飞走了,
但小豆荚苗还在,它全身缠绕着光,
吐着花蕊子,虽在暮色中并不惊艳,
或在这大苍翠之中微乎其微,可它
以它与大自然搏斗的决心弥补了
先天性的基因不足。它顽强地
高扬着头颅,一寸一寸向那更高远的
天际讨要。你亦是,便慢慢起身!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