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宋琳:论山水诗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26  

宋琳:论山水诗




1
山川悠远,可望而不可迫于眉睫,
岩穴里幽卧的烟霞先生隐而不见。
瀑布挂在石壁上,它冷淡的抖动
偶尔分泌出一匹短命而摄魄的彩虹。
那又怎样?它迅速的枯萎不会引起
青苔的喟叹,它们只顾举着小小
绿火,到处庆祝泥炭部落或白齿
部落的胜利,刀片般飞翔的身影,
在深潭里倏忽一过,也不曾激起
波澜。那么,遁迹山水是否假的
桃花源的一个借口,装点着慵倦的
老虎?而诗人只需在书斋里空想?

2
“大自然喜欢躲起来”,山阴道上
邂逅一朵岩花的智者知道,除了
彼此照见的销魂没有别的销魂,
一如夏夜,两个月亮迎面撞在一起,
澄澈沿着天际的边缘散入三千世界。
林泉不择地而出,到处跳闪喜悦,
聆听的石头却先于远响抵达内部
硕大的宁静。孤怀独往的人调息,
望气,问道于背负大山的夜行者。
他不可见的动静牵系着空的鸟巢
和飘在山巅一顶水母般的白帐篷,
归源的冲动给他的心安上导航仪。

3
诗是本地的演绎。例如,在温州,
在山水诗的根据地,柳丝的婀娜
像无数搞怪的精灵披着乱发炫舞,
其亮度治愈了冬雪覆盖的瞎眼。
一个登楼的前驱恢复了元气,随口
吐出果核,匠心便不断催促绿意
裂变再裂变,直到千年后的我们
坐在这里,听着弦上咕哝的南戏,
品着香茗,恍惚回到了某个元年。
于是那舌尖上融化的远景萌孽出
同样多的翳荟,同样繁盛的音节,
温州裹在花衣里,无处不是山水。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