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聂广友:古典集:“那么幸运神赫尔墨斯回复说”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08  

聂广友:古典集:“那么幸运神赫尔墨斯回复说”




标题和内容的相互地拨动
产生的诗意,甚至说,
这种拨动的诗意(方式)是
萨福诗的主要力量。

“那么幸运神赫尔墨斯回复说”,
标题里(直接)又出现了那种
委曲、孤独,那种单纯——
对命运、未知的委曲、袒裸,
它(这种情感)是来自于大地上的事物。

“要么你的双眼已经看到征兆了,”
对死亡的更智慧也是更理性的态度,
没有惶恐,有不安,可以去面对。

当面对命运时,可以存在一种辨论,
不再是黑暗的恐惧全然
吞没了人的信心、作为,

死亡像是一种微红的色彩,
死亡里有光明,
有人更积极的行为,
人在它的面前,在行为中
显出了人的渺小,
但有一种光明的可能在里面。

“那么幸运神赫尔墨斯回复说”,
何至于如此就能说出,
纯朴、朴素,大地的原生状态,
简朴微红,
在现代语境里,或者说
一个现代人可以这样单纯、
袒裸地存在、说出?
他的肉眼能看到大地上的
命运的本质的具体之身?

(自我告诫:不要去解释,我们要诗本身),

它其实也是一种“认为”,
一个单纯状态下的朴素表达,
一种袒裸——“直接”单纯发生了!

(其实我的《古典集》都是
这种状态下的“认为”),  

标题可以改一下,
整体结构要有讲究,
所谓讲究,即让拨动他的心灵之弦更深刻,
(可以以《涂着绿色油漆的摆渡桥》为例)。

或者说,一种讲究的直接,
来自于单纯心灵的,
被“单纯”
优雅地拨动,

思、意识有一个辨论的形式,
要入那个港,
就如律诗,要去就、套上那个铁链,
盲目的人就会找到那个伟大的有限性(局限)——
更单纯的人的思的形式,
更深刻、有力量——
生出那个层次的来源,那个本质关系。

比如可以说,
“我们去周末有趣的
【目标还不确定(它是自由的)】
海上,但是我们可以去更遥远的灯塔。”

有一个反转,有一个
去就的结构,像是一种积极的
人的意志,一个动态的意志原型(模型)。


*标题引自姜海舟译萨福。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