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谢默斯·希尼:诗二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8  

谢默斯·希尼:诗二首

黄灿然



干完活
 
用软水管冲洗有凹线的混凝土使他惬意。
他会等待一会儿,然后才关掉
那照亮场子,提桶和仔猪吮奶笼,
以及铁制水泵的灯光,那水泵一动不动
如头像方碑,直立在别处,在另一种时间里。
最后一瞥这潮湿明亮的场所
已变得愈来愈对他意味深长——
还有重复那句子:“我头晕。”
因为那常常就是他的感觉,当他向后伸手
关掉灯光,一个留在家里的男人,安于
最终家徒四壁。除了这相同的
一夜复一夜,干完活,收拾场子,
而一道管钢门在黑暗中歌唱,当他
把它拉上,并开始朝山上跋涉。


要不是我醒着
 
要不是我醒着我就会错过它,
一阵风刮起并旋转直到从西克莫树
掉下的活泼叶子将屋顶弄得噼啪响
 
并催我起来,整个人噼啪响,
充满生气并轻微震动如电篱笆:
要不是我醒着我就会错过它,
 
它来去如此意想不到,
几乎让你感到危险,
又转回来如动物扑向屋子,
 
一声信使的吹奏在当时当地
背离常规。但之后就
不再有了。现在也没有。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