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张永渝:谢默斯·希尼《水獭》简读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3  

张永渝:谢默斯·希尼《水獭》简读




  描写婚姻的甜蜜,不是很容易,甜而暖的未必愿意展示,苦且凉的总是隔了一层。若想写得克制、从容又精巧,则是难上加难。谢默斯·希尼是此中圣手。如下是他的《水獭》(吴德安 译)——

当你纵身入水
图斯坎尼的灯光摇曳
荡过泳池
从水面到水底。

 
我爱你那湿淋淋的头和出色的爬式,
你水中健美的后背和双肩
一次又一次浮出水面
今年以及此后的每一年。

我口干舌燥地坐在温热的石头上。
你在遥远的另一世界。
那芳醇的清澈,那深紫色的空气
变得稀薄,令人失望。

感谢上帝让情感慢慢充实,
现在当我拥抱你时
我们亲近且深情
有如大气紧贴水面。

我的双手垂入水中。
记忆里在游泳池中那一刻
你是我摸得着的
柔软的水獭,
 
你转入仰泳,
每一沉静的、大腿肌肉抖动的踢水
使光重新倾斜,
你的脖子享有凉爽。
 
突然间你爬上来,
又潜入水中,像以往一样热切,
你焕然一新的毛皮湿重而轻快,
水迹印在地板上。 

  这首诗明快舒展又一目了然。“我”(应该是一个旱鸭子)将游泳的“你”(作者的妻子玛丽)比喻成一只水獭,这只水獭始终游动于“我”的视线之内,牵动着“我”细腻丰富的情感——欣赏夹杂着一丝羡慕;喜爱又颇有些自得。一项技能(爱好)被爱人由衷地赞美,确是难言的幸福。可贵的是,这种建立在赞美和欣赏基础上的欢悦——具体的细节加丰富的感受是随着一个个片段层层叠加起来的,像一个大号的多层汉堡。
  开篇从图斯坎尼的一次爬式游泳经历写起,写得朦胧摇曳。关于本诗的前四行,译者程一身有着精彩地解读——“在别人的作品里,这四行诗也许只用“她跳入水里”几个字就算完事了。而希尼却像一架全方位感测仪,将爱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而且不把它们和周围的环境加以剥离。这节诗并没有具体描写爱人入水的动作,而是细描这个动作造成的影响:池水摇动,池水上的灯光也被摇动,灯光随着爱人入水造成的涟漪由近及远荡过整个泳池,并从水面深入水底。此刻,“我”的爱人就这样置身于一个柔软透明的世界里。”
  形式上的渲染和情绪上——由所观至所感进而结合着观看之更深的体悟相对应, 好似汉堡的第一层,在面包之辞和情感香肠之间均匀地抹上了番茄酱——渐渐涂抹至“每一年”。 (一次,)“我”这个旱鸭子坐在温热的石头上看“你”游泳(潜泳?)——此处是虚写,游泳者仿佛在“遥远的另一世界”。此时,“我”似乎想了很多——由于距离和难以把握、无法说清的某种感怀,(一段时间或某一瞬间)爱如空气,“变得稀薄”,但因为爱人间的欣赏与陪伴,“情感又慢慢充实起来”,尤其是“当我拥抱你时”, “我们亲近且深情/有如大气紧贴水面。”——这真是精彩的比喻,厚重、温暖,令人难忘。
  适时地,作者安排了“我”和“你”在泳池边一次亲密的接触,作者摸到了妻子,至此,方引出与诗题同名的暗喻,本诗的核心意象——“(柔软的)水獭”,此种饱含温情与欣赏的爱,多么美好! 一般来说,面向第二人称的倾诉具有天然的抒情性,如流行歌曲。周围各群,每日有太多这样的作品——除了开门见山就是大喊大叫,要么用力过猛进行低水平重复;要么不及物,不关情(具体的情感),作填鸭引颈之艰难吞咽状。除了押尾韵和颜色、形状间的简单联想,不能作其他必要之修辞、文法上的变化。我想,剔除草原抒情(讴歌家乡)的虚妄与自大,回避心灵鸡汤(营养鸡精)之寒碜与鄙陋,希尼的手法足资借鉴
  很快,这只水獭换成了“仰泳”的姿势,踢着水,目光似乎在于我交流。因我赞许(羡慕)的目光而开心,或想休息一下——“突然间”,“爬上来”和我有了一些亲密的交流,在“我”看来,此番上岸,水獭的毛皮(心情)“焕然一新”,她再一次潜入水中,却将“水迹”(留给“我”的情感的回味)印在了地板上。
  如前所言,本诗之细节刻画与情感抒发总是如影随行,没有脱离情感的多余的细节,也没有离开细节的空疏的情感。这些裹挟着喜悦的如影随形的细节绝非简单粗暴,而是耐心、专注、克制又深情,体现出平等交流的意愿、由衷赞美的真诚和婉曲幽微之精妙。
  如果爱情是一种生物,若想它在婚姻的环境里不至灭绝,乃至成长(熟),或许离不开爱人之间的欣赏、赞美和尊重,它是像人一样的恒温动物,本质上,它属于欢悦的种群。某些核心价值观推广应该引入现代诗教育。就近的,我们看,希尼的抒情诗不仅是诗艺的教科书,更是情感的宣传册——朴素、美好、简单。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