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更杳: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06  

更杳:诗四首




新年舞  
  
第一个音符,就把禁忌触按:
那摆臂已亮明立场
从零展开连环的莫测,
投赴重峦叠嶂的练习。
 
你将面临支付全身,奋勇地倒下
再让控制通体凝聚
削尖时间的峰回。
 
你要无惧于抛和接,
无惧于纵情
与瞬息的剥夺,
将一个顿身交付悬空。
 
“驭龙术的妙诀在于流利”,
你要比押踏的音乐更不可分割。
不断将风暴组进自身,
并从千万种可能性中劈出
极清晰的每一瞥。
 
你们要学习彼此温柔倾轧
(将静止幻化为绝境)
和迅猛地驳倒
(务必乘上那洪峰)
像结冰一般耐心
扑火般果决。
 
裙袂流连似涓涓软语,
绷紧的脚尖料峭如春枝。
轻盈,翻跃——
放下腰身竟是凌空的惊悬,
日出如鲸背。
 
然后,是顺驯于降落。
你缓慢地谅解,重心的失滑
在最柔弱的时刻
像一声
神秘的呜咽涌上心头。


蜡梅  
  
一小团迷茫,途经怎样的扩音
才把幽香遣送到你袅细的鼻息下。
风儿没有声张,你的发丝却六神无主
像是喝恍了喇叭里的老酒。
空园里游来慢板,白云般滔滔不绝。
 
你猜测蜡梅是否在等,比枝下的夕光
更神圣的圆弧,你猜测她半透明的小脸
藏着比略蘸一抹雪花膏多一丁点的神秘。
比如当她们睡着,肩膀谦逊地交叠
睫毛上翩过几片飞旋。
 
倘若无蜂儿来提亲,它将噤如一枚熄星
让人忘记摄入它淡色的腼腆……
倘若它长在寺外,尚能参礼一场宝相庄严的雪,
尚能被掠美的光圈恭维。
 
我们不应在梅树下谈及爱,
过了冬天它将如此脆弱,
被拆光严寒中葆藏的尊严。
过了冬天,我们也将遗忘这小小的园子。
 
“那就让冰霜把季节反锁。”你放慢目光。
微蕊含情,缓步于危险。
我们不肯放弃希望,
期待蜡梅成为最小的圆熟。


12月30日上医院取药   
 
“北京。”你念,含着那玉。久违的冬日缝回它自身,
是晴朗势必捎来空旷。树枝剥光与风的交缠,
护城河结冰,夕阳也娓娓沉着。德胜门的灰砖墙
抹上粉霞,老伶人,嗓音硬朗又沉越。点起光的马匹
四肢熨帖,削过路面,彼此相似的飞影
沿高低错呈的雄壮曲腱,劫掠空气的声响。
而雪,雪自降落就是残破。引座人,何不入罗网?
唐惶之年,步伐郑重。你再度将矍铄的凝视吊起,
大病之中,把自己掖入暮色更酣的凉腹。
也不是第一次,在四起的黑暗中合上右手。


回乡  
  
顾盼时,往年只余面生的纹路。
广告曲泡泡前扑后漾,泛滥的
小欢乐,折了你的神索,
像百草枯萎一个好人的噩梦。
 
年澡撵去愁汗,吹干后新发
更蓬。催婚不怕,你有鹦喉
特别会说话。小口出产可口,
亲戚包觉满意,胆敢下乡走亲
 
朽砖垒着你的土名,墙缝中
偏钻出牙语。故纸面黄肌瘦,
柔迈的老时钟稳稳滴泪
砭塌爹爹的皮肤。唯有
夜来小火车无恙,嗥叫
莽原上执勤的铮心。
 
涉山涉水,能寻壮丽即景?
你是抱憾而来的单身,扎满
带刺的问候,是亲?与岸不亲。
年关恰是戒严时刻,不可哆嗦。
你封锁一年的抗命,直到断锚撇波孑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