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帕斯卡尔·葩蒂:亚马逊丛林中的母亲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11  

帕斯卡尔·葩蒂:亚马逊丛林中的母亲

殷晓媛
  
  

1
想象那图景:我母亲以婴孩之身
浮于一片睡莲叶上
 
手腕上系着种属标签——
亚马逊王莲[1]
 
前方潜伏着湍急的乱流
医生们称之为“狂躁”
 
但眼下,一切风平浪静——
她正处于一段深度睡眠疗程之中
 
一只树懒缠抱着号角树[2]
一只美洲豹沿着河岸嗅踪闻迹
 
母亲在她翠色欲滴的小筏上
在它细小肋骨的网簇间,在它们脊梁的荫蔽下
 
我会为她哼唱摇篮曲
告诉她她那铺软褥的婴儿床
 
其实足以支撑一个保持完美平衡的成年人
如今它已为此闻名遐迩
 
我刚降生凡世的母亲
被药物冲刷得通体莹洁
 
一只凯门鳄卧在她身边晒太阳 
  
 
2
周遭的病人鼾声大作
她的目光激活了他们的圣光轮[2]
 
现在她嬗变为
王莲之花
 
她在热身。夜幕降临之前
蓓蕾将会舒蕊展瓣
 
幽幽吐出
令人心醉神迷的凤梨馨香
 
她身旁的窗棂外
微风搅乱了雨林的层次
 
她捕捉到吼猴发出的
第一声啸鸣
 
而俯冲而下的美洲角雕[4]
压垮了密叶的绿回廊
 
突然的攫夺
而后群落间一片宵寂 
  
 
3
氟哌啶醇 [5]
苯巴比妥[6]——
 
他们尝试了一切
巫蛊术士般的医生们
 
但她仍然穿着绿色睡袍惊跳起来
摸索着沏茶
 
茶杯翻倒在她病床上
仿佛雨之女王[7]
 
在令人炫目的夜光中——
 
她从夜场歌手
变身紫色霸王花[8]
 
血月之下
沉浑的女中音响彻
 
她让夜行的圣甲虫
卷入她神智煎熬的坩埚
 
它们一次又一次降落在她缎带
钻入它的皱褶
 
黎明之前她将闭合花瓣 
 

4
第二天仍贮蓄在她体内的甲虫们
雄雌彼此交尾
 
它们的爪子勾抱住前翅
 
这里有它们赖以为生的花粉
为什么要放弃这份颐养天年的丰博?.
 
夜复一夜,母亲
重蹈覆辙——她的青春
 
那无瑕如雪的睡莲
如何被一个男人的圣甲虫
 
凿穿了花房
她甚至来不及高呼拒绝
 
她泛起一阵浓郁的胭脂红
太过卑污甚至无法翘首以对
 
她的脸孔释放了它们——
双颊的花瓣豁然大开
 
黑甲虫们争先恐后爬出护城墙 
  
 
译注
[1]亚马逊王莲(Victoria Amazonica):属睡莲科多年生或一年生大型浮叶草本。有直立的根状短茎和发达的不定须根,白色。原产南美洲热带水域,自生于河湾、湖畔水域。主产区在巴拉圭及阿根廷北部。
[2]号角树(cecropia tree):树干及枝条中空,经常有毒蚁居住,砍下来的枝条可以制成吹奏的乐器。号角树也叫做蚁栖树。是一种消炎解毒、治肺炎的药材。
[3]圣光轮(Mandorla):圣像画中人体周围放射出来的柔和的椭圆形光环。
[4]美洲角雕(Harpia harpyja):大型猛禽,体型大,喙和爪均强健,腿部羽毛一直覆盖接近至脚爪。雌鸟显著大于雄鸟。食肉性。栖息于开阔平原、草地、荒原和低山丘陵地带,分布于美洲,是巴拿马国鸟。
[5]氟哌啶醇(Haloperidol):主要用于:①各种急、慢性精神分裂症。②焦虑性神经症。③儿童抽动-秽语综合征 (TS)。④呕吐及顽固性呃逆。
[6]苯巴比妥(Phenobarbital):作用包括①镇静;②催眠;③抗惊厥;④抗癫痫;⑤麻醉前给药;⑥与解热镇痛药配伍应用;⑦治疗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
[7]雨之女王(Queen of Rain)是Balobedu人(生活在南非Limpopo省的部落)的世袭王位,传长女不传男。据说具有特殊法力,可以控制天气,包括云层和降水。
[8]紫色霸王花(Giant Bloom),大王花(Rafflesia)属,寄生于藤蔓,开大型荧光花朵。花瓣皮质、坚韧。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