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乔亦涓: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08  

乔亦涓:诗五首




失去的知识

    “知识就是德行。” 
        ——苏格拉底


警报响起时
有人攥紧黄金,有人
抓住爱人的一绺卷发……
他也有一样珍宝,一块
粗布,包裹着厚厚的手稿。

他步出寝室,从容
向北而去,汇入山路上
慌乱的人群。在山坳里
找到位置,把包袱皮搁好,
往上一坐,像孵蛋的母鸡。

那天空袭的时间
很长,待四周静下,天已快黑了。
他饿着肚子,在蟋蟀
宽慰的鸣唱中
高一脚低一脚往回走。

开门,才想起忘了书稿。返回寻找
了无踪影。那座山,名叫蛇山。
那本书叫《知识论》。
被蛇偷去,不可能。
多半,被拾去当了厕纸?

窗前,他开始重写。必须的。
665千字,一字一句。
“失去的艺术不难掌握。”毕肖普说。
而失去的知识
就是,没有什么

不可以失去,除了
“知识”,如果它意味着德行。

*此诗根据金岳霖先生事迹虚构。


“赞美是一种世界语”
   ——给艾米莉·狄金森

翻开
黎明与黑夜的扉页。
这光亮、这又一日。

音节的花粉
在蝶翅上颤栗:
这是你的诗:你的国。
你的初夏和子民。

鸟儿用你的声音
唱着赞美曲(即使并非
红胸知更鸟
又有什么关系?
它们并不需要翻译)

(这是真的——
我曾在一部古旧的
电影里,听到地球
另一端的某片树林
传来和这里一模
一样的虫鸣、鸟语。)

赞美是一种世界语?
赞美,是一种世界语——
因此你选择了它?
勇气披挂起
词语的铠甲;信念
铺开一座光明的果园。

而死亡并不遥远——
就在下一页纸上。就在
每张叶子的背面。
它掌控命运的走向,
如掌握这细密的叶脉。

我——
不可能不感到——
害怕,当“预感,
像草地上拖长的阴影
通知吃惊的小草:黑暗就要来临。”

但此刻,赞美的乐音
溢满身心。光芒,
这幸福的琼浆,一滴滴
从针孔滴落……
以至悲伤
甚至不能见缝插针。

*红胸知更鸟:狄金森诗歌里惯常提到的鸟类之一。
*“预感,像草地上拖长的阴影/通知吃惊的小草:黑暗就要来临。”见江枫先生译狄金森诗。引用时有改动。



飞行

我学不会了,飞行……
也永不会知道

一千年后,或更久
如果太阳系还是太阳系
地球依然是地球
人,是否会长出鸟的翅膀?
鸟是否会拥有人的思想?

达芬奇无缘看到
莱特兄弟的发明,他坐在窗前
一遍遍修改草图,
不在乎有一张图纸
已安排好失败的命运。

伊卡鲁斯飞向太阳的刹那
双眼发黑,头朝下
急遽坠落,悄无声息坠入
勃鲁盖尔画中
大海的绿波。

圣·埃克苏佩里比他幸运,
跌落在沙漠,从死神
掌心逃脱,为了给世界
再讲一个故事,让未来梦见
灵魂永恒的飞行。

天空不会留下鸟的脚印
翅膀掠过的痕迹
灾难的记忆。

它放牧着白云,在蔚蓝牧场。
在它下面,炽热蝉声
礼赞或诅咒着
又一个八月清晨:孩子走向学校
少女对镜梳洗。

B-29
携着“愤怒的基督”
在云端飞行。
几分钟,或几秒钟后
历史将因为它的飞行而改变

天空不会记得
那些无辜者的眼睛:死神的焰火
收割的星星。

为了记住它们
大地艰难学习——
从毛茸茸带翅的种子,废墟上
一棵坚韧蒲公英。

*勃鲁盖尔(1525—1569):16世纪尼德兰地区伟大画家,《伊卡鲁斯》为其作品之一。
*圣·埃克苏佩里(1900—1944):法国作家,飞行员,《小王子》作者。
*B-29:1945年8月6日清晨8时16分,一架B-29型轰炸机向广岛投下原子弹。


冬日里的鹭鸶

它站在夏天曾经站立过的
同一个地方,同一块石头上。

赫拉克利特的思想不曾
打扰它清醒的头脑,
敏捷的喙,和锐利的目光。

它飞翔的姿势是高远而
优美的,头昂起,长长的腿
斜曳身后。有时,经过桥上

它突然从河对岸迎面飞来,
像黑夜里突然
驶来的车灯般雪亮,刺眼。

但它似乎更喜欢低头凝视,胜过
高远的飞翔。一小时又一小时
它盯着水面,研究着

水上的波光,涟漪,倒影和
水底的青苔,石头,鱼。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它赤裸的双腿强烈反驳
这悲观的智慧。无数次地,坚决地
赤脚踏入冰冷流水。仿佛

要以它的信念纠正
河流的错误——它理应是清澈的,
深邃的,恒久不变,经得起
一只鹭鸶洁白的质问。


果壳里的记忆

风从哪里找到了你——
我们的唇,和手——

从哪里找到了你?
你藏得这么深、这么隐蔽。

“这是我的密室”,你说。
你钻进子房,筑起坚壳。

吸收太阳的光、月亮的光
像黑洞吸纳宇宙的能量。

你就是宇宙,霍金说。
我迟钝,想象追不上

光速……忧伤的日晷,
缓慢……如古井里辘轳。

当你砰地一声碎裂,
我也碎了,门也碎了

我们的碎片混在一起:你的
干瘪的果仁,我的干渴的唇。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