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臧棣:比水仙更对象入门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21  

臧棣:比水仙更对象入门

 

 
和它有关的出发点
至少是随和的,从现实中发出
一个小小的邀请:伞状花序,
涉及情感的秘密时,请自备绵绵细雨。
它的芳香只负责男人
有时比女人还容易走神。
作为一个例子,纳喀索斯
纠正起来并不难;但如果
把阴影和命运弄混了,
就没有人能指出:在时光的流逝中,
凡在人生的自觉中称得上
是虚度过的,都实属极其幸运。
多么隐蔽的传递,它身上的花影
甚至经波斯人之手
也依然带有意大利的味道。
美丽的支持只能来自
底部有时就是内部,沉浸中
它的卵状球形几乎从未辜负过
一个伟大的谦卑。即使出于
生活的节奏:我们有时会发狠
“让神话见鬼去吧”,它的腋芽发育
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它是情绪的产物,但它更守时;
它更愿意从时间的美德中
找到一个位置,把生命的开放
献给时光对它的期待。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