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谢默斯·希尼: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8  

谢默斯·希尼:诗三首

黄灿然



妻子的故事*
 
我在树篱下铺上亚麻布,
摆好点心,招呼他们。
打谷机的轰隆声和哽塞声转弱,
大传送带猛地停止运作,禾秆
还没卷进去,悬在豁口上。
突然如此安静,我能听见二十码外
他们的靴子踏在麦茬上的嘎扎声。
 
他躺下来说:“先给他们,
我不急。”他拔起一把把青草
抛在空中。“很好看。”
(他朝着我铺在青草上的白布点头。)
“我敢说一个女人能布置一片田野,
不过我们这些男人并不需要铺布。”
他眨眼,然后看着我倒满了一杯
再给他喜欢的厚面包片涂上黄油。
“脱粒要比我想象中出色,瞧,
那可是干净的好种子。到那边去看看。”
这种巡视永远必不可少
尽管我并不知道要看什么。
 
但我把手伸入挂在狭槽上那些
半满的麻袋里。谷子坚硬如弹丸,
数不清,冰凉。麻袋张开口,
泄槽从那儿朝后伸向静止的滚筒;
耙子斜插在地面上,
像旧战场上七零八落的标枪。
我穿过它们往回走,踩过麦茬。
 
他们躺着,抽烟,不说话,周边
是他们自己的面包屑和残渣。“大丰收,
不是吗?”──自豪得仿佛他就是土地本身──
“够用来碾磨,够用来播种。”
就这些。我来了,他也让我看了,
他们的事情也就没我的份了。
我收拾杯子,叠起铺布
离去。但他们还在放松,
四肢伸展,纽扣解开,惬意地,在树下。
 
*《妻子的故事》打开一道通向黑暗的婚姻之门。诗中男性与女性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妻子在讲述她如何服侍男人时,也披露了她的孤立。(托宾)


天籁
 
在布拉斯克特群岛最西端,
在一座干砌的小石屋里,
他从黑夜里获得他的旋律。
 
奇怪的噪音
被其他倾听者听到,一段段音调
随着喧闹的气候进来
 
但根本不像旋律。
他责怪他们的手指和耳朵
未受训练,他们的演奏太随便,
 
因为他曾独自深入岛上
然后带回这整个乐音。
房子震响如他饱满的小提琴。
 
因此他是否管它叫精神音乐
我不在乎。他从
大西洋中部的风中获得它。
 
他依然坚持说,不知来自何处。
它低沉地从弓上飘落,把自己
重新表达成那旋律。


夜里开车
 
在夜里开车穿越法国时
普通事物的味道变得新鲜:
空气中雨水、干草和树林
在敞篷车里形成温暖气流。
 
路标无情地发白。
一再应许的蒙特勒伊、阿布维尔、博韦
迎面而来,擦身而过,
每个地方都兑现其名字。
 
一部联合收割机很晚还在一路呻吟着,
滚滚流出的种子穿过工作灯。
一场森林大火已闷燃烧尽。
一家家小咖啡馆相继关闭。
 
我不断想着你,
在一千里外的南方,意大利
把腰部靠向暗淡球体上的法国。
你的普通在那儿又变得新鲜。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