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木朵:知音的眼里揉不进沙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7  

木朵:知音的眼里揉不进沙




除夕前一天,一位外地诗人
路过宜春,特意来访。
我们客客气气谈了两小时,
超过一见如故这个感觉
应予出现的时限,继续忍受
双方的陌生性,以及努力迁就
彼此的无用性。

咫尺天涯啊,我的诗歌兄弟!

他对他的作品没知音气恼不休。
他问我怎么看知音问题。
试探我对当今诗坛品性的见地。
言下之意还包括:
我有没有可能成为他的知音?

我不留情面地回应:
首先,知音是双向的,是互为知音;
其次,我感觉写到最好时,
从不缺乏知音。

“那他们是谁呢?”他立刻询问。
我的脑海里展开的花名册上
有一连串光彩夺目的姓名。
但我不会轻易透露给旁人。
“设想怎样的知音,决定你
成为什么人!”我趁机兜售警言。

“最后,我的建议是,
应区分知音与市场:当我们
提及知音,实际上意识到了
一个最好的自我,创作力濒临
巅峰,心智澄明(而一旦得到
这个意识,知音之题迎刃而解);

当我们内心趋附于市场,
那就不再是写作层面的问题,
如此,知音作为现象来探讨是不可能的,
这是一个基本的关于知音的观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