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詹姆斯·赖特: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7  

詹姆斯·赖特:诗四首

张文武



开始

月亮落下一两片羽毛在田野上。
黑黑的麦子聆听着。
安静。
此刻。
那里,月亮的孩子们在试
自己的翅膀。
树梢间,一位苗条的女子抬起脸庞,
可爱的影子。此刻她步入空中,此刻
她完全步入空中。
我独自站在一棵老树旁,不敢呼吸,
也不敢动。
我聆听着。
麦子向后靠着自己的黑暗,
而我靠着我的。


幸福

刚从去往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的高速公路上下来,
微光在草地上轻柔地向前跳跃。
那两匹印第安小马驹的眼睛
在友好中变暗。
它们从柳树林中高兴地走出来
欢迎我的朋友和我。
我们跨过带刺的铁丝网,来到牧场上,
它们在这里吃了一整天的草,只有它们。
对于我们的到来,它们激动万分,
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的喜悦。
再次回到家中,它们用力咀嚼着黑暗中的
春天的小树丛。
我真想把瘦小的那匹揽入怀中,
因为它已经向我走来,
挨擦着我的左手。
它的身体黑白相间,
鬃毛纷披到前额上,
微风推着我去爱抚它的长耳朵,
那感觉就像皮肤与少女的手腕接触时一样美好。
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我步出我的身体,我将
开出花来。


在明尼苏达州的松树岛,躺在威廉·达菲农场的吊床上

抬头望去,我看见那只古铜色的蝴蝶,
睡在黑色的树干上,
绿阴中,它像一枚树叶一样飘动着。
空屋后面的山谷中,
牛铃不断回响
消失在黄昏的远方。
我的右边,
两棵松树之间的田野阳光明媚,
马儿们去年留下的粪便
闪烁着,成了金色的石头。
我斜躺着,而暮色渐浓,黑夜上演了。
一只雏鹰在空中飘浮,寻找着自己的家。
我浪费了我的生命。


圣犹大

在出去自杀的路上,我碰到
一伙儿暴徒,他们正在痛打一个人。
我跑过去解除他的痛苦,我忘了
我的名字,我的编号,我的日子是如何开始的,
士兵们又如何在花园的石柱旁转来转去,
并唱着打趣的歌;忘了那一整天,
他们的标枪是如何与众人周旋的;忘了我自己
是如何讨到一个合适的价码,然后溜走的。

从天堂被放逐之后,我看到了这个被痛打的受害者。
剥光衣服,跪着,被丢在那里哭喊着。我把绳子
扔到一边,跑过去,也不理会那些穿制服的人:
然后我想起我的肉体曾吞下的面包,
那曾啃噬我肉体的吻。在无望的谴责声中,
我徒劳地把这个人搂在怀里。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