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叶辉:诗十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1  

叶辉:诗十首




野鸭与白鹭

野鸭和白鹭
停在离岸不远的湖中
头朝向浅岸,石头还有芦苇
一棵乌桕微微晃动,几个小时
野鸭在睡,穿着那件
老旧的蓑衣,白鹭注视着它
或轻灵的地收起一只脚,佯装俯瞰
水草摇曳。天空湛蓝
像在某种远古的时间里
白鹭和野鸭,它们之间的静谧
隔着白光和灰暗的倒影
隔着不同的时代
突然野鸭飞走了,傲慢的嘴
肥硕的尾,从湖面上升起
只留下白鹭,独自站在一片涟漪里
湖面之上是正午酷热的寂静


鸡冠花

有一天,鸡冠花
会思考这个世界,用它的脑袋
悲伤只是一种气味
人类更加冷静
经书的边缘开始模糊
壁虎,骡子,性爱
将分离。拼凑的大陆
再次漂移。也许
只有森林中还有片刻的宁静
猫头鹰正在犹豫
但世界崩塌了
不会再给一点机会


在北京遇雾霾

我把雾霾中的探头
当作是在高淳乡间看到的
那些鸟,那些麻雀。它们收拢翅膀
不敢飞也不鸣叫
在国家歌剧院旁边,靠近
西交民巷的某个路口


大英博物博的中国佛像

没有人
会在博物馆下跪
失去了供品、香案
它像个楼梯间里站着的
神秘侍者,对每个人
微笑。或者是一个
遗失护照的外国游客
不知自己为何来到
此处。语言不通,憨实
高大、微胖,平时很少出门
女性但不绝对
她本该正在使馆安静的办公室
签字。年龄不祥,名字常见
容易混淆
籍贯:一个消失的村庄
旁边有河。火把、绳索
还有滚木,让它
在地上像神灵那样平移
先是马,有很多
然后轮船,火车和其他
旅行社、导游
记不清了。中介人是本地的
曾是匍匐在它脚下
众生中的一个。他的脸
很虔诚,有点像
那个打量着自己的学者
也酷似另一展区的
肖像画。不,不是那幅古罗马的
然后是沉默
是晚上,休息
旅客散去,灯光熄灭
泰晤士河闪着微光
看来它早已脱离了大雾的魔咒
水鸟低鸣,一艘游船
莲叶般缓缓移动
仿佛在过去,仿佛
在来世


两条狗

在大街上
我看到两条狗小跑着经过
步调正式。婴儿车
安静,车辆
缓行,急走的健身者
像一群群刚复活的圣徒
笔直向前。两条狗
它们之间距离合适,有如
工程师和助理
少尉和大兵
只在路口有片刻的停留
作简短的提示。没有人知道
它们要去哪里
脚在地上发出的沙沙声
是一种震颤,像沙漏
那些不明白的重要之事
那些已经忘掉的隐秘


大地

古云杉能成活上万年
蚂蚁懂得如何
避开胡椒,在古代
你不会看到番茄,但这些看起来
就是现在它们共处的大地
也曾是恐龙和桫椤的大地
在它之上,巨型鸟已经绝迹
只有无数条闪着光的航线
在穿行。无人机如飞蛾
追随着一列神秘的列车遁入
峡谷的黑夜。一个孕妇
起身喝水如满月,江河将被驯服
不远处的监狱里,惯犯
已在上铺熟睡,鼾声听上去
有如《命运交响曲》的前奏


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
像一种幻像,在粗陋的地面
隔离了两边破败的
村镇、人群

犹如一根黑亮的绸带

有一天,我们的灵魂
是否也可以这样离开,沿着这条
深不见底的河流
永无尽头


注视

很多昆虫
只生活在暗影里,薄荷
只要小剂量的光
在古老的院子里,现在和
记忆并不轮值。空气中
青草的气息,其实是
收割的气息。有一扇窗子
会打开,镂空雕喜欢的阴影
会使石狮子复活:毛发疯长
利爪蜷缩,它的安静只是
一种屏息。犹如谈判中的对峙
中间会有人离开,去洗手间打电话
旁边,眼窝深陷的女人
目空一切(只喜欢吊坠)
夜晚很快来临,夜里全是黑的,没有倒影
只有楼梯道里昏暗的
交易在进行。美术馆里
有一盏射灯,仿佛永远照着一张画
(它被盯死了)。老鼠在下水道
进进出出,仿佛在看天有没有亮
晨曦首先出现在树冠上
里面藏着几只寻常的鸟。而中午
诗人会坐在树阴下
注视着明亮的广场,因为
在强光下你会看不清轮廓


湿地

1
城市湿地
被保留的荒芜,如同动物
藏在洞穴边的一块
美味的鹿肉

2
傍晚散步
想起有人说,遇到大难时
狗会退到我们身后

我注视着前面
棕色的猎犬,欢快奔跑
我们间已有了间隙

3
似乎,我们
只喜欢谈论人所创造的
艺术、音乐——

植物只知道一些
仅限本地品种。昆虫知之甚少
只是有印象
是好像,如同穷亲戚

4
不能听得很远,看得很深
河水应该有它的方向
雷电也有它的出处。而倘若我知道
这些鸟雀的飞起和飞落
我也就懂得了山水伟大的奥秘


蜘蛛人

傍晚六点
蜘蛛人攀爬在街边
大厦的幕墙上,雨燕
在急速翻飞。下面
车流闪着光,保安独自
站在门口,以前
他或许曾是穿着兽皮的猎户
越聚越多的人,像山涧胆怯的麋鹿
抬头等待,他告诉我们
灯光明亮的窗子后面
是否一直空着。整齐摆放的文件
高档的皮椅,这个
统治着世界的办公室
是否也已经下班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