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石飞蜜:在重庆,如果没有诗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04  

石飞蜜:在重庆,如果没有诗




1
在重庆,
如果没有诗,
晚餐照样经过通远门,
行人进电影院看新上映的“无问西东”,
朝天门牌香烟,
在坡下露天烟贩那里一样出售。
我的纪念要加上吃慢慢炖五个小时的牛尾骨。
如果没有诗,
解放碑依然挺立,
一九四一年日军空袭防空洞死难人员也被纪念。
过千厮门大桥,
太阳却无能投射出人影。
两个人影子一样说话,
虽然想在大剧院里看一场戏,
但倾心的三姐妹、等待戈多演出已过期。

2
她带着我,
去拜访一位女主人,
一条壮实的黑毛狗迎接了我。
它瞬间闻出我的友谊,
摇尾伸舌陪伴了我五分钟。
男主人比女主人小六岁,
一直拿着手机玩游戏。
仅仅一次他的头微微抬起来,
接受了我递去的一支香烟——
他的嘴上叼着他自己点着的另一支香烟,
两手不空继续在手机上操作。
啪嗒一声我为自己点亮香烟后,
在地上找到了一只当烟灰缸的塑料粗口大杯,
像是沉默地回到自己家门,
或舞台,完成了一个强迫的戏剧动作。

3
我们倒地铁,
去某个办公室。
一男一女在外间,
女的露出礼貌微笑并不时注视。
男的只迅速扫了一眼,并转身往里间走。
他从里间出来,与女人低声交谈。
需要的防腐木装在一个大纸箱里,
从里间摩擦着地板发出沙沙巨响。
一个里间出来的略胖的戴眼镜男士,
弯腰很用力地推动着纸箱出来,
我不得不上前,走向这两间办公室的门界,
帮着将防腐木移动到了办公室门口。
舒一口气,点着香烟,
我终于可以像享受什么似的在门口迎着风,
这西南地区不冷的冬风,
(趁她出门去为滴滴司机引路)
像一个导演或剧作家,
远远地注视里面的人影。

4
她听许冠杰“天才白痴梦”,
她重温童安格“走在忠孝东路”。
电脑上我找了一部越南电影,
头一次我看了二十分钟,
第三天夜晚我们一起全部看完。
为自做早餐,
我们买了两斤新鲜重庆小面,
用塑料小袋分好在冰箱,
却无法按计划天天吃。
小包立顿红茶储备得充足,
让茶杯里总有颜色。
一天天过去,没有诗却也像诗。
如果没有诗,
一个家居女主人的话,
到底会少一些还是多一些?
只有一次天空露出太阳,
让影子更安逸。
如果没有诗,
小区电梯里的陌生人,
偶尔早起遇见的桥底下人群,
卖皇帝柑的和卖墓地的,
不会重重叠叠如幻影。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