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王家新:伞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30  

王家新:伞




灰蒙蒙的早上,
干燥北方入夏的第一场雨。
整个上午我都在看街上的那些伞,
从我四楼的落地窗前。
那绿荷一样撑起的伞,
粉蝶一样飘过的伞,
一把永远消逝在雨巷的“油纸伞”,
从闪亮的带黑色铁栅栏人行道上涌来的
更多的伞——
那橄榄绿的,海蓝色的,
杏黄色的,灯笼红的,
(伞下女孩们那美丽的腿,骄傲的腿!)
还有一把正好有着我所在的
“蓝靛厂”的靛蓝。
雨珠在我的窗玻璃上滚动得更急切了,
雨声也一定落在那一把把伞上,
每个人都撑起了属于他们自己的
一小片天空。
而如果我写诗,我不会像塞弗尔特那样写:
“在它绷紧的金属轮辐上,
上帝的仁慈如电流流动。”
我还没有领受到如此的恩宠。
但我会听到些什么呢,在雨声
再次为我倾下之时?
我也要下楼了。我甚至又有了
早年出门约会时的那份慌乱。
只是,我在找我自己的伞,
我记得它为银灰色,
(总是为银灰色)
不知被丢在了什么地方。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