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谢默斯·希尼:区线与环线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25  

谢默斯·希尼:区线与环线

雷武铃



*
六孔锡笛奏出的乐曲在地下
在一条通道里缭绕,沿着它我走向
那个我知道我总会看到我的观望者的
地方,他在地板砖上,旁边放着帽子,
他的手指灵巧地演奏,他双眼看着我
无所责求,我毋须回避,
或尚不须回避,因为我们俩都致力于
看清我们自己。
随着音乐的嬉戏和跳荡
我扣紧又松开一枚捂热的硬币
握在手里准备好的硬币,但现在我垂下目光
我们的交流岂不在于彼此认出吗?
默契中,我会把硬币放回口袋并点点头,
而他,一直看着我,也会点点头。


*
站住不动,目视前方,沿着梦境般的
自动扶梯的靠壁上升和下降
在一种单调的、轻微摇晃的机械运转中
我们向前移动,身体挺直。
在地下的某个地方,一辆机车发动了,
轰鸣,加速,匀速,安静下来。
白色的地板砖闪亮。在通道里
被阴凉隧道的气流吹拂,我想念
那普照的,自神秘之日起长存的光,
午餐时的公园,晒日光浴的人躺在那
温热身体的修剪过的草地上满不在乎,
一幅复活景象,就在复活之前的
几分钟,在他们欢乐花园里的
居民,让人惊奇的夏天里的居民。


*
再下一层,站台上挤满了人。
我重新进入人群的安全感中。
人群一部分散乱,一部分排成一串
像一条人链。急切的新来者
推挤着,流淌着,在这拱顶之下,
各就各位,准备第一个进入车门,
街道一样喧闹,然后陷入集体静默……
我是不是背离了他或我自己?
这疑问于我总是新起,总是很熟悉,
这毫不羞愧的,现在转成了后悔
在我站着等待时。很高兴第一阵震动传来,
然后投身这机不可失的一刻
淹没在这要挤满整列地铁的人流中。


*
跨过站台和列车间的裂缝走进
金属车厢,我伸手抓住
粗短的黑色拉环,让自己站稳
从脚跟到手掌根都稳稳地站住
一种亲切的摩擦力和下沉的重力稳住我。
我上路,很安全了,但还是紧张,
无法移动,漂浮着,淡漠地
听着喧闹声渐渐停息,
我背对没关上的车门,站台上空了;
我希望这时刻能一直延续,
这间或有的长停顿,在移动之前
目光木然,当任何向前的惯性
不受欢迎而来时,身体再次调整,
无视自己和别人的身体。


*
驶向更深处,裹挟着人群,悬着吊带,
我高举的手臂扭转,如一副连枷,
我父亲呆呆的脸在我渐隐的面容上
探出来……
     又响起关门时的
隆隆声,震晃,和一声尖锐的
铁与铁的撞响,然后是长长一阵离心力
这速度的牵引遍及每一拖曳的车厢。

如此昼夜被运送
和他们一起穿行地下长廊,我拥有过的
一切剩下的唯一遗迹,是向前猛冲时,
窗玻璃的镜面反射回的映像
疾扫过悲伤的岩石墙壁。
           一闪一灭。


*此诗交织着希尼年轻时在伦敦做假期工作时乘坐地铁的记忆和2005年伦敦地铁连环爆炸案后的感受。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