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捕马:归乡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2  

捕马:归乡

 


要经过树的整个路程,才能回到家。
攀过树稍柔软让人害怕的那些记忆,
我像晕船的水手回到坚硬的陆地。
树干是宽阔的,很久以来我一直坚持给他写信。
虽然生活并不会给人太多意外和惊喜。

我的朋友并不多。
一头未成年的雄狮和一头成熟的母牛
是我这段旅途中唯一的安慰。
我已分辩不清他们是谁。

经过灌木丛,
我发觉我们的年代已经久远。
我还得小心避开那些植物底根,
被砍伐后它们像复仇的尖刀。

像听不清的喊叫
有些悲伤笼罩在我们之间,
我的两位朋友拥抱着唱起歌来。
我也指着一株蒲公英轻声附和——
(风信子,是我们少年时的甜蜜)
还有随雨水更异的苔藓,有些条形的斑痕
让人想到陌生的老虎。

出于玩笑的心理,我上前扯了扯这张睡着的老虎皮
这是不幸的开端,
我们因此还无缘故地围绕它跳起回旋舞来。

犹如一个孩子,它黑色的眼睛明亮,
但我们的观望只经历了短暂的祥和,
那么短暂的生活,像麻醉药在你肉中激起的闪电,
紧接着便是一场生与死的斗争。

我们成了它的敌人,但并没有因此并肩作战。
狮子尚未成年,对战争还有些天真的想法,
有时候它们的斗争就像我们模仿的西方交谊舞,并无血腥。
轮到我的时候,我甚至还向观众深深鞠了一躬,
只有在我感到疼痛时
我才知道自己是船并大声叫他们帮忙划。
她的角虽然坚锐,但女孩子对爱情总怀着茫然的敬意,
好比我的奔跑在笼子里显得滑稽,
我赌咒说我们有一天会永远年轻,并终于为他抽泣。

那么神秘的窗台,
她的手像一只鸽子奄奄一息,
在伤痛后失去了那些友谊。
我是虚伪的吗?我静静望着那些从前的村庄,
仿佛回到亲人们当中我依然是一个陌生人。
就要到家了,
地面如同一个深渊的谷底。

仿佛对死亡最后的嘲讽,
我跳跃着向天空飞翔。很多时候,
那只能说是一种自负的跳跃,
但借助着更有力的奔跑,我毕竟能在空中滑行着,
毕竟能在孤独中滑行得很远。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