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九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1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九首

马永波



一个老人入睡了
 
两个世界入睡了,睡着,现在。
一种哑默的感觉庄严地占有了他们。
 
自我和大地——你的思想,你的感情,
你的信和不信,你整个特有的图谋;
 
你这发红的栗子树的红,
河的运动,催眠的河之河的运动。


事物平凡的感觉
 
树叶落光之后,我们返回
事物平凡的感觉。仿佛
我们已经来到想象的尽头,
在惰性的智力中死气沉沉。
 
甚至难以选择形容词
来描绘这茫然的冷,这无来由的悲哀。
宏大的结构变成一座小屋。
没有包头巾的人走过变小的地板。
 
温室从来没有这样急需油漆。
五十年的烟囱歪向一边。
异想天开的努力已经落空,
重复着人和苍蝇的重复。
 
而这想象力的缺席本身
需要被想象。巨大的池塘,
平凡的感觉,没有倒影,树叶,
淤泥,脏玻璃般的水,表现寂静
 
有一只老鼠出来观望的那种寂静,
巨大的池塘和它百合花的残梗,
都必须被想象成不可回避的知识,
需要,就像被需要的一件必需品。 
 

实用智慧的消遣
 
越来越微弱地,阳光坠落
在午后。骄傲和强大的
离开了。
 
那些留下的是未完成的,
最后的人类,
一个缩小的星体的土著。
 
他们的贫乏就是贫乏
一种光的贫乏,
一颗星苍白地悬在线条上。
 
一点一点,秋天
空间的贫乏变成了
一个表情,几个说出的词语。
 
每一个人都将彻底地感动我们
用他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
在陈腐而壮丽的灭绝之中。 
 

一个孩子睡在自己的生命中
 
在你认识的老人们中间,
有一个人,没有名字,遮护着
所有其他的人,以沉重的思想。
 
他们是虚无,除了
在那颗心的宇宙中。他向外留意着
他们,在内心中了解他们,
 
这惟一的他们自己的王,
遥远,又近得足以唤醒
今夜你床头上方的琴弦。 
 

去巴士的路上
 
轻雪,霜一样,在夜里落下。
忧郁地,那记者面对着
 
翻译过来的世界中的一个透明人,
他以一个新的觉识为生
 
在一个需要说明的季节,早上的天气,
提神的冷空气,冷风,
 
对冷风的感觉,比对睡眠的感觉
更为明显,比睡眠的力量
 
更强,一种明晰从寒冷中
涌现,带点虹彩,微微有些眩目,
 
可一种完美从一个新的觉识中出现,
超出了新闻报导的理解,
 
一种从一个人的语言内部发音的方法
在花坛的冬树下。 
 

当你离开房间
 
你说话。你说:今天的人物不是
来自陈列室的骷髅,也不是我。
 
有关凤梨的那首诗,有关
从未满足过的思想的那首
 
有关可信的英雄的那首,有关
夏天的那首,不是骷髅们所思考的。
 
我奇怪,我度过了骷髅的一生,
作为一个不相信真实的人,
 
一个所有尘世的骨头组成的农夫?
现在,这里,我已经遗忘的雪
 
变成主要真实的一部分,
对真实以及升华的
 
评价的一部分,仿佛我离开了
我可以触摸的事物,触摸每一条道路。
 
但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有
不真实的东西,仿佛虚无已经彻底改变。 
  
 
真实是最庄严的想象的运动
 
上周五,在上周五夜里巨大的光中,
我们从康沃尔向哈特福德驱车回家,很晚了。
 
这不是吹制玻璃品上的夜
在维也纳或威尼斯,静止地聚集着时间和灰尘。
 
一种粉碎的力在一圈圈碾磨,
在前边,西方晚星的下面,
 
光荣的活力,血管中的闪光,
仿佛事物出现,移动,消融,
 
既在远处,又在变化或虚无中,
夏夜可见的变形,
 
一种银色的抽象接近成型
又突然否定了自己。
 
坚固之物不坚固的汹涌。
夜的月光之湖既非水也非空气。 
 

一个晴朗的日子没有记忆
 
风景中没有士兵,
也没有关于死者的思想,
仿佛他们是在五十年前,
年轻,生活在新鲜的空气中,
年轻,漫步在阳光中,
穿着蓝衣裙弯身去触摸什么,
今天,心灵不是天气的一部分。
 
今天,空气清澈得什么都没有。
除了虚无它没有任何知识
它无意义地在我们上方流动,
仿佛我们从不曾到过这里
现在也没有抵达:这肤浅的奇观,
这无形的运动,这感觉。 
  
 
纯粹的存在
 
心灵尽头的棕榈
超越最后的思想,升起
在青铜的背景中,
 
金羽毛的鸟
在树上歌唱,没有人的意义,
没有人的感情,一首异国之歌。
 
你知道不是理智
使我们幸福与否。
鸟在歌唱。羽毛闪闪发光。
 
棕榈站在宇宙的边缘。
风在枝叶间缓缓移动。
鸟儿垂下火焰的羽毛。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