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等候火的读者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9  

木朵:等候火的读者




我的诗正在被谈论,
被理解为一个成形了的模型。
这使我警觉。
很可能,我的写作意识
会进入一个人所共知的陷阱。
我会再写一些令他们增强
印象的诗,一些有喜感的诗,
默默地遵从,又精巧地算计着
怎么给他们制造意外。

既想通过诗,与他们建立联系,
却又深知不被理解、不被归类的
重大意义。通过诗——言下之意
还指“诗”是一个通道。
作为一个经过,诗见证了人之生涯。

“怎样活,如何办?”一如史蒂文斯
在这首诗中末尾所言“雄壮的声音
那么欢乐,激昂”*,我抵抗着
他们声称在我的诗中
发现了“雄壮”。也顺带
抵制其他。“不应被谈论”的自警
并非他们不配谈论的自诩。

不是为了得到一个可辨认的
劳作者形象,不是遭遇断言,
而是……对“不是……而是……”
在内的思维结构的怀疑,
对慰藉的怀疑,对怀疑的怀疑:
总是快人一步去看
他们谈论的方式所依赖的
精神源头。于是,变作
单方面的确认,只从
诗的冷遇中寻找出路。

不是依赖诗之外的火星/活性,
但也须懂得在最近的
两首诗之间生一堆篝火。
当他们看到篝火就起舞,
就以为我被看见,
就以为我辈极限如此,
以为我的诗被看见,
以为我被我的诗全部看见,
种种看见混同于一体之际,
我更愿呆在诗的未燃干柴堆上
兀自巍峨。


*《怎样活,如何办》是华莱士·史蒂文斯的一首诗(西蒙、水琴 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