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8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马永波



这大瀑布的孤独
 
他对这斑驳的河从来没有两次同样的感觉,
河一直在流,从来没有两次同样的方式,
 
流过许多地方,仿佛它始终静止在一处,
像湖一样固定,有野鸭们拍翅,
 
弄皱它通常的倒影,思想一样的蒙纳德诺克山。
那里似乎有一个没有说出的省略号。
 
有如此多的真实根本不是真实。
他想要一遍遍感觉同样的方式。
 
他想要河继续以同样的方式流动,
保持流动。他想在河边散步,
 
在悬铃树下,在一轮牢牢钉住的月亮下面。
他想要自己的心跳停止,让自己的心灵安歇
 
在一个永恒的领悟中,没有野鸭
也没有不是山的山,他只想知道如何能够这样,
 
只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摆脱了破坏,
成为一个青铜的人,在古老的石头下面呼吸,
 
摆脱了行星那无尽循环的振荡,
在时间浅蓝色的中心呼吸着他青铜的呼吸。 
 

在对立的元素中
 
如果这是一个没有神的世界,
它的人为性就是最为幸运的。那么,
 
我们要问,对于我们,什么最有意义,
所有的鬼,还是一个,对于我们比鬼重要的人,
 
他骑着金马,像一个魔法野兽,
羽饰和鞭子令人惊叹?
 
鸟儿在周围吱吱乱叫,一片闹哄哄
骑士中的骑士的理念,
 
在他锃亮的孤独中奇妙形成,
高塔,古老的重音,冬天的尺寸。
 
而北风有力的半高统靴似乎就要
踏进一条过长的走廊,呜呼! 
 

艰难时世
 
多么疯狂,他不得不说,“他见到了
一种秩序,从此便从属于它?”
他见到的是北方天空的秩序。
 
但是乞丐凝视着灾难
由此他便属于它了,属于很难找到的
面包,和味道一塌糊涂的水。
 
对于他,感冒的冰冷之美就是他的命运。
他不明白,他属于它和夜晚,
午夜,及其后,问题的关键所在。
 
他拥有什么?他拥有他所拥有的。可那是什么?
这无关于吹毛求疵的巧辩。
他拥有的东西将变成他心灵坚强的核?
 
他拥有他的贫穷,别无长物,
他的贫穷将变成他心灵坚强的核——
一个健忘的极地的夏天。
 
肮脏的悲剧女神,为什么炫耀光秃的舞台,
没有布景也没有灯光,在剧场的砖块上,
在天芥菜多变的色调中装扮一新,
 
悲剧的缪斯?说着崇高的诗行。
叫喊,“我是紫色的缪斯。”可务必确定
观众看见的是你,不是你的袍子 
  
 
很多人在一条溪流中沐浴
 
仿佛穿过一道边界
扑进撒满阳光的水中,枝叶明亮
在岸与岸之间燃烧。 
 
星星就是那般在白昼闪耀。瞧,
昨天曾是黄色的,今天焕然一新,
在我们的孩子和我们自己中间
 
变成清澈透明的绿色——好吧,就叫它绿色。
我们在黄绿色和黄蓝色里沐浴
在这些有趣的色彩中悬荡,
 
欣赏它们的独特之处,醉心于
皮肤上的斑,笨拙的匿名者
渴望芦苇中的形体。无疑,
 
我们是适当的观念,少于
两岸之间天空的造物,
少于在空间的流动中流动的水。
 
仿佛穿过一条边界,没有一个脑袋
光裸,或几乎光裸,在怪诞中漂浮
光裸,或几乎光裸,在一个
 
光裸的世界,在太阳的陪伴下,
在怪诞的好运者,大庄园主,
一个言辞谦恭可笑的外地人的陪伴下。
 
晚上再次回到家有多么美妙
铺床,在房子里,绕着各个房间
走动,仿佛它们永远不会改变…… 
 

一个细节的过程
 
今天树叶在叫喊,悬挂在被风扫过的树枝上,
冬天的虚无变得轻了一些。
它依然充满了冰冷的影子和有形状的雪。
 
树叶在叫喊……一个人在迟疑,仅仅听到那叫喊。
那是一种忙碌的叫喊,关乎另外某人。
尽管一个人会说,自己是一切的一部分,
 
有一种冲突,一种抵抗卷入进来;
成为事物一部分的努力正在衰落:
一个人感觉生命提供的仅仅是生命本身。
 
树叶在叫喊。它不属于神圣的关注,
不是英雄们吹出的烟缕,更不是人的叫喊。
那是不会超越自身的树叶的叫喊,
 
在幻想的缺失中,没有超过它们自身的
意义,耳朵最后发现的,事物自身,
到最后,这叫喊将与任何人都毫无关联。
描述
快速回复